吹现场悲歌 造假者虽然有赢有输

1995年,22岁的王海在北京龙符大厦买了两个“假”索尼耳机,然后起诉龙符大厦销售假货,并要求赔偿。从此王海成为“中国第一打假人”,当年也被媒体评为“消费者维权元年”。

时隔25年,47岁的王海“重新从江湖上崭露头角”,一个接一个地用脑袋里的货炮轰主播。一直疯狂的辛巴被大家打了。出身高傲的罗永浩低头主动道歉。网络名人Aauto Speeter甚至在直播室大喊“爸爸”,请求原谅。仅仅是自己的努力打乱了整个直播行业,王海的“老将”作风依然存在。

王海一个人,开创了造假者这个职业。他对专业打假的认知一直很透明。很多年前他就说过,造假与正义无关,只与利益有关。但这一次,在先后打击了以辛巴、罗永浩为代表的直播行业后,造假者王海公司被抓进了失信名单。网友质疑王海自身的问题,那么打假呢?有网友认定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因为王海最近频频得罪流行主播,导致被黑。

我们不必给王海戴上正义的帽子,但要感谢他揭开了“卖假货”的冰山一角。一年左右的时间,消费者对产品的疑虑从未停止。《自动加速》和《颤音》充斥着拥有数百万粉丝的虚假博主,但他们不是可以揭露他们的人。王海高调出手的背后,是专业打假团体的没落。

打假斗士的“三条路”

看来王海是故意把枪对准罗永浩的,和老罗结怨很久了。2014年,王海发微博称,罗永浩公司主张锤子手机是世界第二诈骗,是无事实依据的诈骗行为。次年,“全球第二好用智能手机”的口号被原工商局判定违法,禁止发布;2018年,王海在微博上举报锤子“滑梯工作效率提升1400%”未标注数据源,虚假宣传。

现在老罗创业失败,转而直播带货。认认真真还债的人吸引了不少粉丝,王海又一次跳出来“破坏局面”。如果《真还转》真的能拍出来,王海大概是头号反派。

王海紧紧盯着老罗,可能是看中了老罗的人气,也可能是对第一代网络名人也很生气。

方、王海、罗永浩,职业造假者的故事离不开这三个人。1995年,王海拉开了专业造假者的舞台。作为第一个拿起法律打假的人,他一下子出名了。

1995-2000年是第一代伪造者的时代。北京的杨连弟,郑州的刘正军,刘正全兄弟.“王海”在全国各地涌出。很多人看到这种方式发财,赚了很多钱。与其他造假者不同,王海生性低调。他的前徒弟刘并不避讳自己赚了多少钱,开的是什么豪车,但他避而不谈。他在公共场合戴墨镜,从来不希望自己的脸直接出现在媒体上。

王海并不是想让自己出名,但是方却恰恰相反。2010年左右,专业造假者数量猛增,钱也不像以前那么好赚了。然而,方却采取了不同的做法,搞学术造假。他从权威上拉下了一些不值得的人,他以“打假斗士”的响亮头衔爬上了神坛。

方和王海没有多少共同之处。外界在学术界称他们为“王海”。当他听到他们的时候,他不高兴。他反驳道:“我和王海水平不一样。他是抱着经济目的,能靠这个赚钱,我没赚到什么钱,还把调查费用贴在里面了。”。

当然,方的“正义凛然”很快就被人戳破了,那就是罗永浩。老罗用锤子砸碎了西门子的冰箱,还开了一条靠打假来获取流量和粉丝的野路子。他和方互打互揭过去,似乎是打假圈的前两位。此时的王海有些落寞,媒体曝光率越来越低,“第一人不一定最好”的评价还在圈内流传。

那些年,他频频把目光从打假转向新事物,对维权的虚假宣传和投诉涉及淘宝、微信业务和搜索巨头。但是技术催生的互联网业务疯长,前进的速度很快,不会因为反对的声音就停下来,王海大概是控制不住自己了。但相比之下,老罗成功地从造假者跃升为企业家,完成了身份转型。

在打假的道路上,方越来越偏颇,罗永浩早已改弦易辙,王海已经走了25年。争议是真的,但假的也是真的。

职业打假人一届不如一届?

王海走出去,翻遍直播,让外界意识到一件事,过滤掉王海、方、罗永浩等人,你会发现这几年从来没有一个造假者的影响力和他们一样。

我们不需要专业的造假者吗?不是,每年制造的假货越来越多,假货流通渠道也越来越多样化,但是没有明显增加专业造假者的趋势。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两年活跃在北京、在打假圈知名度较高的专业打假人员不到100人。以王海为例。他的打假团队最多200多人,现在已经减到10多人了。

第一代专业打假人早就意识到打假要通过公司运营来正规化。但当消费大军轰轰烈烈地冲向线上市场时,依然沿袭传统的师徒或个性化风格,专注于线下店铺,但对于聚集在灰色地带的一群线上伪造者来说,更便宜。

互联网造假者通过QQ群或微信群联系,寻找同行,招募合作伙伴。他们自称“协会”、“总部”、“职业”、“精英”,还为食品、医药、手表等特定类别成立团体。与上一代不同,网络打假面临的人身威胁大大降低,门槛降低。然而,由于鱼龙混杂,一些原有的习惯规则已经被放弃。

在过去,专业的造假者基本上不会重复假冒同一产品或同一公司,也不会向他人透露企业或企业销售或生产的哪些产品有问题。网络造假者不在乎这个。很多造假者在“上车”的时候往往会买几件,向商家要求赔偿,但第二次购买是大额订单。如果商家不承诺第二次赔偿,造假者将以第一次赔偿为证据。

他们也开始交流假货信息,只认假货不认卖家。一旦发现假货,就成群结队地攻击。

网络造假可以不出家门就赚钱,但能付出的代价是专业造假者名誉扫地。过去,在消费者眼里,职业造假者多少有点“害人”的意思,而网络造假则越来越疯狂,过度攻击让商家苦不堪言。淘宝第一个举起“屠刀”。

淘宝首先更新了新的防伪规定,规定买家必须为日常需要购买,否则不予补偿,然后关闭了退款中“假冒品牌”的选项。有一段时间,打假群里突然冒出“天要凉了”的消息。

网上打假让鸟兽散了,也有人走上了短视频平台。他们盈利方式的改变,彻底与传统的专业打假者分道扬镳。据悉,一位颤音粉丝超过300万的防伪博主,星图价格为3.5万元,另一位专家透露,该行业一位创意专家的广告价格为8万元。

专业打假团体延续至今,有拣软柿子的倾向,这是打假力量失效的背后。

一场职业打假人与粉丝经济的战争

王海和罗永浩的战斗愈演愈烈。17日晚,在直播室销售兰蔻口红产品的卖家杭州尚云布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回应称:“商品上架前已向颤音提供完整的购买链接证明,平台可以提供证明”,罗永浩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系列证据。

其实谁能成为WINNER已经不是关键,因为王和罗的相互撕扯。打假辛巴把舆论对准了直播带来的假货,也冲击了用户对头主播的信任,让他们看到了真相。

但是对于专业的打假团体来说,发挥他们的“可用才华”是一个新世界吗?

与当初买假货求赔偿的形式不同,王海炮轰辛巴和罗永浩,挑起舆论战,获得的赔偿是支付给消费者的,而不是专业的造假者。也就是说,他们不能这样直接从造假中获利。业内人士表示:“不管是谁造假,哪个行业造假,都必须是为了利益。如果没有好处,我们就不会这么做。”。

买假货不适合直播,很多专业造假者不愿意走流量路线,或者成为一些网络名人打假竞争对手的工具。

而关键的一点是,现在已经不是专业造假者的时代了。在鸟巢事件中,辛巴粉丝的举动可以说是显示了他们的智商。很多人在社交平台上留言支持辛巴,他们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小错误”,他们的竞争对手“故意黑了他”,甚至有人在私信中威胁和辱骂曝光者。有网友说:“你想想,至少他能吃,不管是糖水还是混水。我觉得这是对粉丝最大的回报。”。

老罗的粉丝也挺讲道理的。声明出来的时候,都是拍手叫好,称赞罗永浩的勇气和行业的良心。

以前一个假的企业或者个人,只要有理有据就可以“钉死”了,但是一个头锚背后有一个庞大的粉丝群体。打假伤了它的名声,却很难撼动根基,因为你无法唤醒一颗愿意被割的韭菜。

现在想想,王海在电话里说“我们整天玩辛巴玩腻了”“先杀了罗永浩”还为时过早。他以为自己可以针对一个,一个个打,却不知道自己打的是粉丝群体。在这场“战争”中,专业造假者赢了,也还是输了。

在整个消费市场上,专业造假者的出现,其实是打假售假最大的漏洞,消费者很难辨别真伪,维权。专业打假是为了盈利,但间接帮助消费者冲击商家。

直播到处都是假货,需要外力来震慑,但是专业打假是不是这股力量还不确定。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 “来源:XXX(非智门财经)”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扩展阅读

百利好:“一查二不轻易” 教您远离投资套路

百利好:“一查二不轻易” 教您远离投资套路

  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以投资理财、维权等为名,行非法集资、非法占有、合同诈骗等一系列杀猪盘诈骗行为愈发严重,不仅给广大投资者财产
河北通勤车涉水倾覆事故救援:部分遇难者在水下十几米处被发现

河北通勤车涉水倾覆事故救援:部分遇难者在水下十几米处被发现

河北通勤车涉水倾覆事故救援:有遇难者在水下十几米处被发现|倾覆|通勤|遇难者
AD
各种不利情况导致美股上行基调发生变化

各种不利情况导致美股上行基调发生变化

种种不利的局面造成美股的上行基调发生改变|美国|经济|全球
SK电信将剥离非电信业务 积极投资新技术和半导体业务

SK电信将剥离非电信业务 积极投资新技术和半导体业务

SK电信将剥离非电信业务,积极投资新技术与半导体事业|部门|电信|股东
贵州银行获“省级服务业龙头企业”

贵州银行获“省级服务业龙头企业”

贵州银行获评“省级服务业龙头企业”|银行|四化|助推
AD
北京无障碍楼上楼下服务单趟150元居民质疑有点高

北京无障碍楼上楼下服务单趟150元居民质疑有点高

北京多个老旧小区楼门口都张贴出无障碍上下楼服务的预约提示,相关养老助残机构会派专人专车以及专门的爬楼机来提供服务,以此来解决部分残...
520多吨大闸蟹迎来上海运输高峰

520多吨大闸蟹迎来上海运输高峰

9月22日阳澄湖开湖以来,仅南航物流公司在上海地区出港的大闸蟹总量就逾520吨,主要运往广深、郑州、乌鲁木齐等中西部城市。大闸蟹运输高峰...
“老汽水”靠“情怀”回归销量增长能走多远?

“老汽水”靠“情怀”回归销量增长能走多远?

事实上,上世纪国内曾经有八大汽水厂:北京北冰洋、上海正广和、沈阳八王寺、天津山海关、武汉二厂、重庆天府、青岛崂山、广州亚洲。凭借一...
盈亚证券咨询:金融社会下投资指导的重要性

盈亚证券咨询:金融社会下投资指导的重要性

金融投资名人罗伊•纽伯格有句名言是这样说的:“投资的成功是建立在已有的知识和经验之上的!”。认真品味起来确实如此,现如今的社会是一...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