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公司

这届做空机构不太行

专业做空机构也绝非百发百中。

做空失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7月8日,杀人鲸强力狙击中国奶粉巨头飞鹤再次败北。当日,杀人鲸发布的做空报告认为:

飞鹤夸大了一半的收入,低估了数十亿的运营成本,如广告和劳动力支出,低估了多达10倍的人数,并实质性地增加了盈利能力。

基于此,杀人鲸表示飞鹤每股股价只值5.67港币,只有前一天收盘价的35.84%。

做空报告一出,飞鹤股价应声大跌近10个点。不过随后的走势,出乎杀人鲸意料。大跌之后,飞鹤发布了上半年业绩大增的公告给予反击。

受利好消息影响,公司股价开始反弹。截至当天收盘,飞鹤股价上涨7.21%。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败北香港,不能说飞鹤一定没有问题,只能说杀人鲸自己太水。做空飞鹤的这篇报告,都是引用别人的数据。数据来源不一定真实,也不一定可靠,主要是猜测和主观推断,说服力不强。

对大部分做空机构而言,做空报告之所以会打击股价,往往是因为报告本身,而不是它的内容。有时候,做空报告带来的恐慌效应,甚于一切。

但没有实锤的做空报告要想引发恐慌,需要在特定时点,比如10年前的中概股危急时刻。

即便瑞幸造假被浑水做实,还远不至于引发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信任危机。更何况,现在中国投资者对于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也有了一定的定价主导权。

这种情况下,杀人鲸不大严实的做空报告要想引爆飞鹤股价,显然不大可能。说白了,不专业的华尔街之狼,也很难威风了。

 

/ 01 /

“浑水”摸鱼年年有,

但2010年以来仅3成中概股被成功做空

说起做空机构,就不得不提浑水。

在成立之初,浑水就把矛头指向中概股。2010年成立不久,浑水便连续做空东方纸业和绿诺科技得手,一举奠定其“中概股杀手”的地位。

伴随浑水名声大噪,海外市场掀起了做空中概股的热潮。中概股接连被做空和业绩暴雷,不仅引起监管部门关注,也催生了更多做空机构。

2010年前后,全球做空中概股的机构新增40余家。一时间,中概股成为众多做空机构博取名利的重要战场。

当然,专业做空机构也绝非百发百中。

同样以浑水为例。2011年,在成功狙击中国高速频道、多元环球水务和嘉汉林业等中概股后,浑水也“着了道”。在“狙击”展讯通信时,浑水因质疑缺乏根据而首尝败绩。

2011年6月28日,浑水以发表公开信的方式质疑展讯通信。浑水在公开信中表示,展讯通信提交的文件存在重大的财务表述风险,主要集中在2010年和2011年的财务数据上。

由于公开信并没有明显的事实依据,当日展讯通信股价虽然一度大跌33.67%,但截止收盘微跌3.55%。在被浑水做空之后的不到半年时间里,展讯通信涨幅超过1倍。

相比浑水,更惨的要数历史战果更丰厚的老牌做空机构——香橼研究。2012年6月,香橼在做空恒大地产时,遭到恒大的强烈反击,更引发了市场对于恶意做空行为的抵制,引火烧身。

最终,香橼不仅被香港审裁处裁定没收违法所得,还被判决禁入香港金融市场五年,赔了夫人又折兵。

实际上,被成功做空的中概股只是少数。国盛证券统计,2010年以来被海外做空机构做空的中概股约50例,但真正实锤的比例大概也就3成。

相比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今年发生的案例,或许让投资者对做空机构做空成功率不高更有感触。

除了瑞幸,今年以来被做空的中国公司不在少数。最苦逼的要数跟谁学,年初以来跟谁学已经被4次做空,香橼、浑水轮番上阵。到最后,就连跟谁学CEO“拉总”陈向东都麻木了。

除了跟谁学,还有58同城、爱奇艺、飞鹤等公司被做空机构狙击。但除了瑞幸外,至今为止做空机构并没有其它值得夸耀的成绩。

 

/ 02 /

做空机构为什么不行

做空机构频频失利,并不意味着被做空的公司没有问题。只是,这些做空机构的质疑点并不致命,或者说根本就不专业,最终导致做空失利。

去年,在针对安踏的做空报告中,浑水表示经销商是安踏造假的重要帮手:

不用等到商品最终销售到客户手中,在分销商收到货物后就可以确认收入。既减少开支,又加速收入确认,这无疑会让财务状况好看的多。

对此,不少投资者一脸懵逼:茅台也是这个套路呀,为什么没人做空?

向经销商“压货”这种手段,国内上市公司其实很普遍。这也是诸如茅台、格力等白马股常用的手段。国内投资者基本见怪不怪了。

如果说看空安踏是国外做空机构不懂中国国情,那么与飞鹤一战,杀人鲸就显得有点不专业了。

杀人鲸认为飞鹤虚构收入的证据之一,是因为飞鹤的收入数据与第三方机构尼尔森的数据不符。

即便是飞鹤虚增了收入,但杀人鲸仅是通过引用的别人的数据,显然不具有说服力。毕竟,你怎么知道第三方研究机构的数据一定是真实可靠的。

要知道,狙击瑞幸,做空机构可是运用了大量的人力历时数月进行实地调查,获取了第一手的真实数据。

不专业的情况,也出现在Wolfpack Research狙击爱奇艺的战役中。

4月7日晚间Wolfpack Research做空发布的做空报告指控,爱奇艺早在IPO之前便存在欺诈行为,且涉嫌财务造假。Wolfpack Research质疑点之一是:

爱奇艺通过夸大剧集收购费用,烧掉了虚构的收入带来的现金。该做空报告认为,爱奇艺收购内容的价格,显著高于电视台。

视频网站的内容采买成本,高于电视台一直是事实。作为电视台的挑战者,视频网站为了掌握行业话语权,获取优质内容的重要手段便是付出更高的内容采买成本。所以,用电视台的采片成本与视频网站进行比较,似乎并不是十分妥当。

香橼在做空跟谁学的第一份报告中,似乎出现了更低级的错误。

4月中旬香橼发布的第一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中指出,跟谁学存在刷单现象,虚构了70%的营收、40%的注册用户。

不过,香橼在该份做空报告中,并未提及高途课堂。高途课堂是跟谁学的核心品牌之一,在2019年跟谁学的K12业务中,收入占比高达69.34%。

最终,该份做空报告并未对跟谁学股价造成太大影响。当天,跟谁学股价只下跌了4.9%。跟谁学很快借此反击,称香橼给出的做空报告中,没有涵盖高途课堂的业务数据。

虽然香橼后续的做空报告中出现了高途课堂,但都没有对跟谁学造成致命打击。接连做空跟谁学失败,香橼被“拉总”怒喷无耻的同时,还要被嘲讽一句:

真的是太烂了。

 

/ 03 /

今时不同往日

上一轮中概股猎杀行动,经历者一定不忍回忆。

面对一轮轮猎杀,中概股罕有还手之力。有数据显示,在2010年的这波做空潮中,遭遇停牌退市的中概股总数达到42家,其中28家被勒令退市。

固然,公司治理和财务透明度方面的瑕疵,是导致中概股频频遭受做空攻击的主要原因。但在当时,由于偏见的存在,使针对中概股的做空攻击,甚至已经跨越了“合理”边界。

对于大部分做空机构而言,做空之所以会打击股价,往往是因为做空报告本身,而不是它的内容。有时候,做空报告带来的恐慌效应,甚于一切。

例如在做空新东方的案例中,浑水选择在SEC调查宣布的第二天发布做空报告,这势必会让投资者产生更大恐慌。

本质上,10年前的中概股危急时刻,是由于国内的投资机构较少参与境外中概股的投资,而国外的投资者又没有直接接触中国市场的机会。信息的不对称,给了“浑水们”很大的空间。

简单来说,美国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知之甚少,因此只要一份看似专业的报告,就能动摇他们对中国公司的信心。

但今时不同往日。

虽然瑞幸被浑水做实,但还远不至于引发中国公司的信任危机。这种情况下,不大严实的做空报告要想引发股价崩塌,显然不大可能。

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国投资者成为境外证券市场重要力量,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定价主导权也在发生转移。

对中国投资者来说,他们更熟悉中国企业的商业模式,对中国企业的品牌认知度更高,也就不会轻易被做空机构主导。

被做空至今,爱奇艺股价涨幅超过30%,跟谁学甚至在做空潮中翻了快2倍。也难怪有投资人说:

跟着做空机构反向买,一年后别墅靠大海。

还请各位做空机构们,专业一点好不好?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读懂财经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