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公司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

进入2020年,伴随着5G等新基建的火热发展,及景区分时预约的快速应用,中国智慧旅游行业再次迎来新机会。所谓危机并存,机会背后往往潜藏挑战。

早在2014年前后,随着景区安防的升级,及OTA对景区的深度渗透,彼时国内兴起一批给B端景区做智慧旅游定制的创业企业,其背后多有风险投资商身影。

以史为鉴,5年过去后,这批智慧旅游企业正在遭遇什么?背后有哪些复杂原因?未来又将往哪里走?

卓锐科技官司缠身,却再获B+轮融资

“卓锐科技因为给贵州某国有景区有数千万元垫资,至今无法收回款项难以为继,这两年在智慧旅游圈里没了声音。如果创始人宋夫华人品好,业内口碑不错,其实还会有人跟他合作,扶他一把。”业内人士雷周(化名)对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图片来源:卓锐科技官网)

官网显示,浙江卓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智慧旅游技术的应用研发,将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型技术手段与创新理念相融合,面向全球旅游行业提供“规划设计+云租赁服务+定制开发+运营推广”一体化旅游信息化解决方案。公司总部位于杭州,立足中国,服务全球旅游市场,在全球17个国家拥有分支机构,已为全球超过38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多个景区、旅游管理部门、博物馆、世界遗产地等旅游目的地提供智慧旅游务。

公开资料显示,卓锐科技曾于2016年3月23日挂牌新三板;一年之后的7月24日,该公司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原因是有两笔共计1758.55万元外借款项未履行内部审议程序,亦未以临时公告的形式对外披露,构成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违规。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卓锐科技融资信息(截图来源:企查查)

最终于2017年11月1日,卓锐科技终止挂牌,退出新三板。其技术总监郑旭列于9月1日递交辞职报告,郑持有卓锐科技0.9%股份。其年报显示,2013、2014、2015年营业收入逐年增长,依次为1098.6万、2152.9万、3543.8万元;但2015年营业利润下降明显,依次为-191.47万、338.49万、-2951.77万元;原因与每年流动负债高有关,依次为1247.58万、1678.63万、1939.22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卓锐科技司法风险信息高达120条,其中司法解析44条、法律诉讼38条,历史被强制执行人35条,历史限制消费令3条。此外,卓锐科技曾有5次股权质押,最近一次发生在2020年3月19日,出质股权数额为180,质权人为浙江华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卓锐科技部分法律诉讼(截图来源:天眼查)

对于以上风险提示,宋夫华没有对新旅界做过多解释,仅回复,“所有组织都是波浪式前进,很正常。”就在2020年07月01日,卓锐科技宣布完成由浙商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B+轮融资。据悉,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公司“新基建”数字孪生人工智能物联网产品研发升级及市场拓展等。

对于该次融资雷周不置可否,但他表示几年前就预见到卓锐科技的困境,原因有二:其一,虽然有技术研发,但可视化管理技术方向落地性不强,实际效果有限,而常规的景区IT技术一体化服务能力不足;其二,创始人行事风格有待提升。“以卓锐科技的贵州坏账项目为例,最开始由贵州联通把卓锐引进去,中间卓锐科技把贵州联通给踢了自己单干,最后钱垫进去,收不回来。虽然贵州联通不一定去踩卓锐科技,但有困难时贵州联通肯定不会帮忙。这类项目还是要平衡各方利益,如果自己一家公司全抢了,就肯定没朋友来帮你。”一位旅游投资人对新旅界指出,卓锐其实是一家技术总包公司,向下游技术供货商采购,本身没有太多核心竞争力,大多数智慧旅游企业一开始都这么发展。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图片来源:卓锐科技官网)

南京新中安物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邹传江分析,“从不那么依赖关系的浙江市场到距离较远、依赖关系的贵州市场,卓锐科技走得有点快,没把控好市场风险。”邹还表示,正是因为国有景区所以卓锐才敢垫资做这种大项目;而因为官员任期制,国有景区更容易拖欠付款,但其实也跑不掉,回款只是时间问题。

据了解,在整个智慧旅游市场,除了浙江、江苏较为市场化外,其他区域都较依赖关系,尤其是四川、陕西等西部市场。深耕西部智慧旅游市场的成都中科大旗软件有限公司,除了技术实力强外,更是精通于关系,坊间传言与文旅部领导关系密切。据了解,此前进入华东市场时,大旗把办公室设在当地文旅厅旁边,办事处人员名片地址即是文旅厅地址。然而在较为市场化的华东市场,这一套并未被买账,前不久大旗撤出华东市场,深耕市场竞争相对较弱的西部市场。

另据新旅界调查发现该行业三四包现象,层层让利,到智慧旅游企业手上就成了利润微薄的三四包交付项目,无法与景区有直接沟通,难以给景区更高的价值提升。在邹传江看来,这一现象还将长期存在,是因为在全国市场尚未出现一家独大的智慧企业,各自都在特定区域独大,没有足够的关系和资金去开拓其他区域市场。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卓锐科技总体架构(图片来源:卓锐科技官网)

力石退出传统智慧旅游,主动摘牌新三板

2018年被圈内戏称为“行业推土机”的浙江力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则把关系应用到极致。就在去年4月力石创始人陈海江接受采访时,还反思以前总把最高薪资给到公司销售人员。

据透露,建材加工出身的陈海江底子厚,加上从房地产开发商手上融得巨资,携数亿元资本闯入智慧旅游行业。邹传江对新旅界坦言,“力石在华东市场几乎把每家智慧旅游企业的销售人员都挖了个遍。你知道他们怎么挖吗?除了老板,以下人员全部挖角,薪资至少翻两倍。无论是深大、中控、卓锐和码上游都被挖,最终组成数百人的销售队伍。力石的出现,使得在过去两年浙江本土智慧旅游企业都没发展好。”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2018年时大量力石销售员上门与同行洽谈合作,要求把智慧旅游项目签约在力石名下,而后力石贴几十万元外包给相应的智慧旅游公司进行技术交付。邹传江回忆,那年在公司最多时一周接待三拨力石销售员登门拜访,“力石先接业务把销售额做高,紧接着融资进入。然而景区智慧旅游项目难以支撑营收高增长,很快力石重心转向景区分销运营,做高门票营业收入。”实际上,针对B端景区的智慧旅游是高度定制化服务,对企业本身的整合运作、市场开拓能力和商业模式设计要求很高,容易挣钱,不容易做大,做出套路模式很难。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力石科技官网

雷周则向新旅界指出,“目前智慧旅游市场上既没有力石的画面也没有他们的声音,他们转向了门票运营、网红直播等。”他指出问题的关键在于力石技术实力不够强,“景区智慧旅游讲究实战落地,不像智慧城市玩大数据挖掘之类虚的,或许最开始的解决方案领导听着喜欢,但几个项目落地下来效果差,就会在业内传开。”天迈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吕剑彪表达了类似看法,在景区智慧旅游项目中,技术第一,关系第二,“技术是前面的1,关系则是后面的0。”

邹传江对新旅界分享, 针对景区的智慧旅游技术实力指软件以外的功夫,包括硬件设计施工和维护能力,比如:帮景区提供整体的软硬件一体化设计、CAD图纸设计、安防工程深化设计、机房和数据中心的设计设施、监控,通信管网的设计等,以上部分并非纯软件企业所能提供,也绝不是纯粹的SAAS软件能实现的。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

力石方面对新旅界分享,疫情发生过后公司对外联手生态伙伴,极速响应开发赋能文旅场所复工复产的多个联合解决方案,并推出面向文旅场所的公益产品——“复业宝-实名预约云平台”,已在浙江金华、山东潍坊、河南南阳、张裕酒文化博物馆等地百余文旅项目投入部署和运营。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9月力石登录新三板;2019年1月力石主动摘牌,未公布2018年财报。据了解,降成本是摘牌重要原因,每年公司持续督导费约20万元,定期报告审计费用约25万元。

相关年报显示,2015、2016、2017力石营业收入依次为4059万、7054万、6908万元;增长乏力,三年营收同比增长依次为39.13%、73.80%、-2.07%;短期负债高昂,三年短期负债依次为3342万、5749万、6229万元。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力石科技2015-2017财务指标(截图来源:天眼查)

难觅行将IPO选手

“力石这种高举高打的风格,圈内没把它当回事,却也把它当回事。让同行变成力石附属品,很多企业都不愿意合作。”雷周沉思,如果力石当初把钱花在整合并购上,真正在行业中深耕,或许还能做成行业龙头,“现在智慧旅游行业比较乱,最后肯定会需要一个龙头来洗牌。”

近5年中国智慧旅游市场因为技术和关系的双重属性,全国各地形成军阀割据之势,包括成都等西部市场的大旗、华南的深圳市鼎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江浙的深大智能、中控信息、天迈、卓锐和力石等,江苏安徽的新中安,福建的福建票付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宁夏的丝路风情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西安的丝路智慧旅游科技有限公司等。

而在吕剑彪看来,无论是项目类智慧旅游公司,还是文旅智慧运营企业,或强依赖于政府资源或跨区域复制存在问题,各自天花板明显。独自IPO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业务比较依赖于人除非是大资本介入,否则很难产生行业并购。但他指出,伴随着中国创业板注册制的逐步实施以及行业的发展,未来行业还是会有一到两家走上IPO之路。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浙江深大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新旅界调查发现,从目前浙江深大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电子票务业务在5A、4A景区覆盖率来看最有希望,但未来很可能面临公司架构和合作公司关联交易问题。近几年各家智慧旅游企业都在研发电子票务,深大的进步空间有限,竞争壁垒正随着时间被攻破。另据透露,国内这几年新兴的智慧旅游企业都成功地挖了深大墙脚,人才、市场甚至客户正在不断被挖走。若是深大从B端分销转做C端,竞争更难,各大OTA都是强劲对手。据传,前不久美团为拿下中山陵景区的门票独家分销权,向中山陵提供了1000万元资金。

前文的旅游投资人指出,从OTA与酒店、航空公司的博弈经验来看,智慧旅游企业要处理好与OTA的关系,你既不能给其站台,也不能被其封杀。在未来一两年,旅游大数据挖掘领域有机会,最终通过数据画出清晰的低频消费者画像,进而精准做到以门票流量实现景区的二三次消费。“你必须把握国家政策,熟悉技术演化,踏准行业脉搏,有自己核心的竞争力,与企业、产业结合得实,才能命长。”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

邹传江分享,新中安将长期深耕江苏市场,之所以研发运营智能社区系统,是为景区赋能,未来将社区与景区结合,开发相应的新体验产品,“有闲或有钱的旅游目标人群都在社区,比如开通非周末的社区景区直达班车等”。

吕剑彪则表示,天迈正在加码基础化的SaaS软件服务产品,同时应用新技术打造有体验感的产品化IP。吕剑彪相信,在智慧旅游行业,产品化后的规模化未来还有巨大市场空间。原有的智慧旅游业务已往SaaS化方向升级,并推出新业务板块-“场景科技”,运用大量的数字技术研发打造好玩有体验性的IP化互动体验产品,目前已签约超级飞侠、小魔仙等亲子IP和大英博物馆、波士顿艺术馆、BBC等博物IP。吕相信在智慧旅游行业,SaaS化、IP化、产品化拥有规模化的可能,未来有巨大市场空间。

智慧旅游圈的真实江湖 几家欢喜几家愁智慧旅游不同场景覆盖分布(图片来源:悦生资本)

在智慧旅游大行业可根据主打产品和客户群不同分出不同的市场主线,有的做专,有的做全,有的做大集成大平台,有的做小产品小系统,只要是对客户有价值哪怕是阶段性有帮助,且能合适自己公司发展阶段和定位的都是算找到自己成功之路。“就怕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文:新旅界 洪丽萍)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新旅界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