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公司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

“各大5A景区资产负债率都很高,几乎资不抵债,大部分都在强挺着,5A景区应该抓住新冠疫情机会破产重组。”针对近日5A景区野三坡运营方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组事件,业内资深旅游投资人吴容(化名)对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景区可不像iPhone那么好卖,破产重组往往意味着从头再来,有些负债就不用还了,换个马甲继续经营。”

5A景区野三坡正在怎样被破产清算?

2020年6月15日,河北省涞水县人民法院发布(2020)冀0623破申1号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显示,涞水县安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河北野三坡旅投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后者进行重整。涞水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5月28日通知河北野三坡旅投,该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

公开资料显示,野三坡风景名胜区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景区总面积498平方公里,主要景点包括百里峡景区、拒马河景区、龙门天关景区、白草畔森林游览区、鱼谷洞、 印象野三坡等。河北野三坡旅投成立于2013年,按照“管委会+公司”模式管理,管委会全权代表涞水县委、县政府行使对野三坡景区的管理权,旅投公司负责对野三坡景区进行投资、运营、管理。

据了解,河北野三坡旅投截止目前金融负债达7亿多元,到期应支付金融租赁借款、短期借款、应付工程款等2亿多元,共计超过9亿多元。河北省涞水县人民法院认为,根据破产法相关规定,河北野三坡旅投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目前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因此决定受理申请人涞水县安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对被申请人河北野三坡旅投的重整申请。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图片来源:野三坡公众号)

据河北省涞水县人民法院(2020)冀0623破1号决定书披露,法院已经启动河北野三坡旅投破产清算程序,并指定清算组管理人:涞水县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张晓峰担任清算组组长、管理人负责人;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艳霞,县政府副县长张建敏,野三坡景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马树起担任清算组副组长。

6月20日,野三坡景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曲宝军谈及破产重组原因时表示,“受旅游淡季和新冠疫情影响,野三坡旅投没有营业收入,导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对于这种说法,部分融资租赁公司高管并不认可,“景区上半年现金流不好,是行业共性问题。但一直以来野三坡旅投收入稳定,门票营收达1.3亿元。若景区向债权人申请延期,一般来讲,租赁公司和银行也是愿意延期的,但野三坡旅投突然宣布破产重组,有点难以理解。”一位融资租赁业市场人员称,十多个债权人短期难以达成共识,即便进入法律程序,资产处置也需要漫长时间。

为何欠下这么高的债务,钱都花哪

来自中登网信息显示,河北野三坡旅投在最近3年内,先后与贵安恒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13家金融租赁公司达成相关协议,融资规模达7.6亿元。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

不仅如此,河北野三坡旅还投将景区门票进行多次质押贷款。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

据了解,截止目前河北野三坡旅投除了高达7.6亿元的金融负债,到期应支付金融租赁借款、短期借款、应付工程款等2亿多元,共累计超过9亿多元。

在法院裁定书中,野三坡旅投自述其亏损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投入过大,建设资金主要靠银行及金融租赁公司贷款,金融负债7亿多元,财务费用支出在所有费用支出中比重大。在资产中,大部分是基础服务设施类资产,在费用中折旧费和维护费占比较大。所有投资建设项目的回报,都靠门票收入支撑,而旅投公司的门票收入增长缓慢,不足以支撑所有的费用支出;公司收益性项目少,收入增长仅靠景区门票,短期内公司收入很难快速增长。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图片来源: 野三坡公众号 )

一位业内人士就野三坡旅投高负债对新旅界做了详细解读:在2016年前就已负债近5亿元,主要支出包括举办河北省旅发大会,进而推出大型舞蹈实景演出火秀以致投资数亿元建造大剧院;投资数亿元推进智慧旅游,以上两项投资并不是单纯的经济行为,投资数额巨大,与收益不匹配。此外,野三坡旅投还承担了不少民生任务:整个野三坡地区的7·21洪水灾后重建、4个村镇600平方公里的乡镇卫生、路政维修周边绿化、旅游扶贫等公共支出,且要养活600名国企员工。

而在涞水荣盛康旅投资有限公司入股成为野三坡旅投第二大股东后不到三年,又增加4亿元负债,这与巨额财务费用有关。据坊间传言,野三坡旅投负有大量高息小额贷款(高于15%)。2019年10月,野三坡旅投所在的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了解在涞水县委书记任上,王义民曾两次因土地问题被处分,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或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谁该为野三坡破产负责?深扒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和高息负债(图片来源:野三坡公众号)

“资产是好资产,景区是好景区,只是被债务利息所刮垮。这一下不就清零了吗!破产了,还不上就还不上了。这对政府来说也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换个壳,重新开始。”该业内人士指出5A景区野三坡的美好未来。

曲宝军强调,野三坡旅投拥有百里峡、鱼谷洞、百草畔、龙门天关以及拒马河沿线娱乐项目、野三坡剧场等众多优质的旅游资源,年接待游客超过600万人次,拥有巨大发展潜力。当下因为客观原因造成的资金困境只是暂时的,重组是使其摆脱财务困境的过程。

目前野三坡景区经营暂未受到破产重组影响。疫情过后,6月12日,野三坡景区重新对外开放,并宣称对基础设施进行全面提升,拆除了拒马河沿线各类违规建筑3.5万余平方米。同时把即将实施的红色旅游项目、文化演艺项目等室内建设项目调整为空间开放建设项目,并谋划设计绿色旅游、研学旅游、体育旅游、地质科普、森林氧吧等旅游产品线路,在35公里拒马河沿线建设五个绿色农业种植区。

野三坡的艰难困境并不是个案,目前5A景区无一不是背负着重重的政府机制,哪缺钱了都找景区要。据了解,中国5A景区作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负债规模大,体制机制问题明显,个别甚至资产有假。据业内人士预判,如今面临新冠疫情收入骤减和地方政府负债率高的双重困境,5A景区正面临破产重组的压力……除了相继破产的河南养子沟、河北狼牙山、野三坡,2020或将有更多5A景区走上破产重组之路。

(文:新旅界 洪丽萍)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新旅界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