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市场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未经店长同意,公司只给我们发了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未发放2月全额工资。”一位格林酒店集团(NYSE:GHG)旗下品牌的加盟店店长钱静(化名)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2月在酒店值守的店长仅发放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2420元,“疫情来了,家人生活开销,加上车贷房贷,最低工资标准难以生活。”

格林为什么未给店长发放2月全额工资?

上海市人社保关于印发《上海市企业工资支付办法》的通知第12条规定:企业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应当按约定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企业可根据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按照双方新的约定支付工资,但不低于本市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根据此条规定,格林酒店集团应该向店长们发放全额工资,而不是最低工资标准。

钱静表示,汉庭、如家等品牌无论是直营店还是加盟店都已发放2月全额工资,相比之下,格林也是酒店集团却只发放了最低工资标准让人心寒,尤其是那些面对高风险的值守店长。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图片来源:格林豪泰官网)

“虽然我们是在加盟店担任店长,但人事关系属于总部。”钱静对新旅界指出,格林总部曾召开会议表示部分加盟商未按合同如期向总部缴纳店总经理费,致使总部无法给店长发放2月全额工资,须等到加盟商交齐店长工资后,才能统一给店长补足全额工资,并要求店长向加盟商催要该部分费用。“我们店长的职责是经营好门店创造利润,而催缴店长工资则是加盟部工作。” 钱静感叹,“对于动辄投资上千万的业主来说,一万多元的店长工资,都不够他们一晚上花天酒地。但对一个店长而言,就是一家数口数月的生活费。”

据透露,目前店长们都在等结果,准备就此事向上海市劳动局投诉。而格林方面对新旅界表示,格林店长工资由基本工资、补贴、绩效等多部分组成,发放时间有先后,2月基本工资已发放,其余部分将于3月底前发放完毕,都是按照上海市社保局有关规定来进行发放。新旅界向钱静求证发现,以往店长工资都是一次性发放,只是这次出了状况。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格林酒店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徐曙光

据了解,更多酒店品牌的加盟商被门店基层员工投诉,因为有些加盟商2月仅给基层员工发放最低工资标准,而非全额。钱静表示,“员工把加盟商投诉以后,基本就不准备在该门店继续工作,现在外面工作好找,或跳槽或另谋职业。”

近年经济下行,中国酒店业普遍业绩下滑甚或经营困难,叠加新冠疫情影响,各酒店集团总部的日子无比艰难,保有现金流活下去是王道。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近日表示,集团2月损失99%,虽然现在酒店已开业但月营业收入相当于过去一天,现金流最长能挺5个月。

3月23日,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万豪总部宣布占总部整个团队的三分之二将实施无薪休假,高管层降薪50%。而就在2月10日格林酒店董事长徐曙光表示,“格林酒店疫情期间不裁员。我们HR部门已对外公开更多招聘岗位,预计一季度招聘名额将增加50%。特别是以店长为代表的一线管理干部团队,鼓励员工内部推荐及外部推荐,推荐成功的人员,公司给予奖励。”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但据钱静多年店长生涯观察,一些品牌常年都在招聘店长,每批次都是几十人入职,但最终能留下来长期工作者却比较少。很多储备店长拿着比带店店长少得多的工资,但在酷暑极寒天气里,都要外出做基础销售员工作,或被安排管理困难店,每天面对巨大压力和高强度工作。

实际上,即便成为带店店长,也四头受气,包括直属领导、加盟商、客人和员工。业内从业者表示,现在酒店员工因为工资低、晋升空间小、人员难招导致岗位缺编严重带来的工作量大,基层员工动不动就罢工;有时候员工冒犯了客人,店长只能小心翼翼向客人赔礼道歉,遇到较真的客人有时候还得自掏腰包争取客人谅解,最终可能被公司扣绩效,“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中国酒店人力资源调查报告(2019)》显示,预计2020年随着中高端酒店数量的不断增加,招聘难的情况将愈演愈烈,尤其是一线部门基础工作岗位仍然空缺较大,其中前厅部、餐饮部、工程部最为缺人。

加盟店店长为何四头受气?

另一位曾在全季任职多年的前店长赵真(化名)对新旅界表示,最终于2018年离开华住集团(NASDAQ:HTHT),有部分原因是在他看来,公司存在山头主义、本位主义、官僚主义,导致真正有作为的加盟店店长难以生存。更严重的是他曾遭遇内部腐败,想晋升或接管生意好的门店,必须对上级有所表示,否则就被派到外地或接管困难店,以致拿不到奖金,工资级别也难提升。

实际上,华住集团CEO季琦早也已发现公司的大企业病,他曾写作《我们如何看待员工》一文,指出目前华住干部存在的十大问题:1、团队协作不足;2、成熟度不够;3、山头主义;4、本位主义;5、官僚主义;6、拒绝变化;7、领导力不足;8、学习能力不足;9、敬业度不够;10、忠诚度不够。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华住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季琦

近几年随着整体经济形势下行,酒店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行业竞争加剧、市场饱和度提升、人员成本不断攀升等不利因素,导致全国很多酒店出现业绩下滑甚至经营困难,其中也包括华住集团旗下酒店。面对内忧外患,创始人季琦主动变革,自去年11月8日重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全面领导华住。大象起舞,尚需时日。

赵真感叹,店长夹在加盟商和品牌商中间简直像出气筒,“我们必须执行公司出于品牌全国统一性和利益考虑出台的各项政策,而加盟商则认为,‘你在我这就是给我打工’,遇到好一点的加盟商还尊重你,不好的就不尊重店长,吼来吼去,动不动换店长,一年换好几任店长,生意越来差,因为换一任店长,生意就不稳定一段时间。”

实际上,店长被加盟商苛责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总部开发人员为了完成拓店业绩,可能错误承诺回本时间,夸大总部所派店长职责。2017年时就有位华住开发部同事面对面向赵真分享如何开发客户 ,“投资一个门店两三年就能回本,一个店不用招聘很多员工,我们店长可以干很多活,工程、保安、前台、客房,哪里缺人顶哪个岗位,并且24小时住店。”赵真对新旅界表示,自己在全季就曾被业主要求晚上住店,最终以“新装修门店,可能致甲醛中毒”回绝。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店长赵真所言非虚。前不久汉庭山东的一位加盟商就向新旅界反馈,以运营一年经营结果看,很难达到此前华住开发人员给出的“550万元投资,三年左右,最晚四年回本”的收益预期。他对新旅界算了一笔账,营收虽达到预期的每月40万元,但营运成本过高:1、管理费-营收的5% ;2、中央系统预订费-所有华住官网、APP、400电话及所有中介方营收的8%;3、每月员工工资6万元(其中店长1万元);4、每月房租6万元。“前两项总部收取的管理费用提点高达营收的13%,加上店长工资,赶上门店每月房租,再加每年30万元利息支出,年利润仅90万元,5年回本都难,接着就面临翻新,距离赚钱还需时日。”

另据透露,前不久总部推出的早餐、咖啡虽然提升的营业额有限,但反而成本增加不少。该加盟商表示,“我支持公司因品质提升所增加的合理成本,但建议把成本控制纳入店长运营考核,否则加盟商利益难以保证。”虽然去年底,华住加盟部门表示查看财务数据,以找出问题所在,后协助与运营部门沟通,但至今没有进展。

如何让“加盟商发财”落到实处?

对于加盟商的利润诉求,早在去年12月12日召开的2019年华住世界大会上,季琦甚至单独列出“加盟商发财”篇章,表示通过四大措施以达成加盟商盈利目标:“首先是对现有门店进行分类,保证绝大多数都发财挣钱;其次,布点规划;第三考核GOP(Gross OperatingProfit)营业毛利;最后,推进针对加盟商的金融服务。”最后季琦还强调“在华住,不作恶是底线,不能为了多开店,忽悠加盟商;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损害合作伙伴的利益。”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在此次新冠疫情中,华住集团针对湖北省封城地区率先推出加盟管理费减免和信贷还款延迟、低息贷款、保险理赔服务的金融支持方案;此外自2月1日至4月30日,对全国范围所有开业的加盟店,按照七折收取加盟店总经理费;自2020年2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湖北省内开业加盟店,全额免除易系列服务包费用,以帮助加盟店减轻疫情影响,缓解资金压力。

对于以上政策,一位已加盟华住旗下汉庭品牌7年的业主孙全(化名)对新旅界表示,正常营业时管理费和易系列服务包费用加起来,接近门店营收的13%,但封城之后武汉所有门店几乎零营收,无所谓减免,本来就没有。另据了解,华住最先发布按照七折收取加盟店总经理费,虽然如家、东呈都未发布,但随后都按照七折向业主发送了月结算通知单。“酒店行业内部都是通的,湖北省酒店业受损如此严重,我觉得华住应该带头率先减免2月加盟店总经理费,接下来半年也应该三折收取。”

孙全对新旅界透露,如家、东呈和铂涛的湖北加盟商们已联合武汉市商务局、武汉市饭店协会等机构与各大酒店集团总部,就未来半年在总经理费、管理费、中央预订系统服务费、店长需得到品牌方及业主双重考核等事项进行磋商,以支持湖北省酒店灾后重启。在发稿前,一位如家加盟商匿名表示:如家总部已答应,疫情期间武汉的加盟商不须付店长工资,政府有偿佂用部分不收取管理费。而汉庭华中西南分公司总经理王旭东自3月15日以来,一直与加盟商在华住湖北业主群中磋商,暂无实质性结果。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事实上,酒店集团的现金流也并不充裕。去年11月初,华住集团宣布以约8.02亿美元收购德意志酒店集团100%股权,预计在今年初完成。前不久季琦发表的第三封内部信显示,新冠疫情华住开店亏损约25亿,但承诺,“首先不裁员,一线员工不减薪。从我的0薪酬开始,包括华住集团的高层管理者薪酬打折,奖金缓付。”据知情人士透露,华住集团上海总部一位运营高管2月仅发放生活费。

在孙全看来,中国酒店行业落后,近年国企化趋势明显,创新力不足,本质上是因为在现有的特许加盟模式下,一旦签署加盟协议,动辄投资千万的业主在品牌商面前没有话语权,也没有经营权,且多数没有经营能力,退出壁垒高,只能任由品牌商推出可能有利于总部,而不利于加盟商盈利的政策,比如:2016年华住被媒体曝光,在湖北省有三家汉庭加盟店因附近汉庭直营店开业,致使分散会员数量和质量,以致利润大幅下滑。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华住旗下品牌花间堂-南浔求恕里店

实际上,华住酒店集团的经营能力一直在行业领先,拥有从经济型到高档市场、布局比较完善的品牌体系,目前华住会已积累会员近1.32亿。华住是一个相当负责任的品牌方和管理方,在直营店进行试错、交学费,成熟后才开放加盟,拥有近700家直营店。无论是从销售的平台化、财务控制的远程监控能力,到华住IT技术的能力、店长的培训体系在同行中都处于领先水平。华住通过向加盟店派遣店长来统一管理标准、维持品牌价值。对店长采取统一的动态考核机制,他们对于完成酒店的经营预算,及各项经营指标、服务质量、客户满意度等都要负责。据了解,近年来中档酒店发展迅速,而店长奇缺,导致各品牌互相挖人,中端酒店向经济型酒店品牌挖店长。

“时代的尘埃,落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湖北省汉庭黄鹤楼店业主刘在红对新旅界表示,2020年前三个月每月近30万元运营经济损失、员工工资6万元、房租5万元,合计每月损失41万元,考虑到全球疫情蔓延,接下来的损失尚无法估算。

因新冠疫情,店长钱静非常烦躁,“不开业,业主着急喊着开业;冒着生命危险开业,又没生意,公司和加盟商都在向我们店长施压,试图提高营收。”乐观的钱静苦笑,“所以我身边的朋友,但凡说要干酒店,我都劝着别干。”原因在于,首先工资低,仅高于农林牧渔,不少岗位只稍微高于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其次,酒店行业不仅身体劳累,还不被人尊重,经常受气。

疫情凶猛,格林店长和汉庭业主,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未来难料,2月24日,美股因疫情陷入恐慌性暴跌,酒店行业的股价更是断崖式下跌。严峻的局面使得市场信心跌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浩华顾问公司不久前发布的全国酒店景气指数创纪录地指向-116,超过了有统计记录以来的历次危机对市场信心的打击程度。

浩华的调查结果亦显示,受访酒店中现金储存能扛过一年以上的只占1%,能坚持住半年到一年的占7%,能坚持4-6个月的占33%;半数酒店可坚持3个月。在这种严峻形势下,中国酒店业品牌商与业主的矛盾将进一步激化,但相信秉承“共克时艰”的信念,双方定能形成良性谈判机制,一起解决好包括提升客户体验、建立科学有效的人力资源开发和管理体系等一系列影响竞争力和行业素质的老大难问题。

(文:新旅界 洪丽萍)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新旅界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