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刘韧:如何写好新闻消息

本文为DoNews编辑部内训课实录,创作于2011年,由传媒见闻谭缘于2020年3月整理。

2011年的夏天,刘韧回到DoNews编辑部,为编辑和记者精心准备了一套全面而系统的培训课程。

课程一共7节,系统性讲述了,一个优秀的网络媒体编辑记者究竟应该具备哪些素养?提升新闻写作能力究竟该朝什么方向展开训练?人物特稿怎么写才能更出彩?一系列关系媒体人业务技能提升的方法和经验。

本文为系列课程第一节“如何写好新闻消息”的文字实录,由刘韧授权,传媒见闻整理。

第一部分:新闻体的要求

写新闻,不是写小说,也不是写散文、诗歌。新闻体和这些文体是非常不一样的。大学中文系的人反而做不好记者,是因为中文系培养的都是写诗、写文学作品的人,而新闻不是文学作品,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如果你学会了写小说,写诗,不但对写新闻完全没有好处,掌握不好,反而坏处比好处要多!

为什么小说和新闻不一样呢,因为小说是假的、编出来的,而新闻是真的,不是编的,这是一个本质区别。它们反映的事实不一样,所以文体要求也不一样,就像肉和白菜,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先讲讲新闻体的要求。

写消息题材要简单

写消息,第一、题材要简单。写小说讲究复杂和丰富,但消息一定要简单。要是谁的消息写得很复杂、很曲折,要么不是真的,要么就是没写好,因为消息曲折不了。怎样才能做到简单呢?其实就是一个标题只讲一件事,这一点其实很多记者都做不到。

为什么做不到呢?首先,一个标题只写一件事情,如果对事情了解不够,很可能一个标题就把一整件事讲完了,这样就凑不成两百字或者一百字的消息。为了满足字数,往往就会把别的事添进去,这样就会犯错误。

比如你对A事件了解10%,对B事件了解10%,你就会找5、6件事凑成了一则消息或者一篇人物专访。所以一题一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需要对一件事情有深入的了解和挖掘。但无论怎样挖掘,也一定要坚持一个标题下只写一件事,哪怕和它比较接近的事也尽量不要写。

主题越收敛越好

消息体的第二个要点是,主题越收敛越好。对于消息写作而言,只要在一个题目下多花工夫,这个题目以外的事就不用管了。越好的消息主题往往越收敛、越明确,一则消息是讲什么的就攥着这个主题来讲,既没有枝,也没有分叉。

用单句、短句

第三点是,尽量用单句、短句。复句、长句别人读起来也累,也慢,并且也不利于把一件事讲清楚。我曾经在2006年拜访余华,他算是中国写小说里写得最好的了。我问他什么时候该用长句,什么时候该用短句。他说:“当我对一件事情比较清楚的时候,我用的都是短句子;当我对一件事情不是很清楚但又要表现的我很清楚的时候,我会用长句。用北京话说就是‘短句子容易露怯,长句子藏得住一知半解。’当我写小说《兄弟》的时候,对事情很了解,所以用的都是短句子,但是我要给杂志社写音乐听后感想时,用的都是长句子。因为我对音乐不懂,但又要装懂,就把句子写得很长。”

这种差异背后,其实牵扯到语言的属性,和语言的“能指”和“所指”概念有关。比如你们听我说一句话,这里的“所指”就是我想要传达给你们的意思,而 “能指”就比“所指”要丰富很多,因为每个人对这句话都会有不同的理解。

长句子,也就是复句,它的“能指”就比较丰富。比如说,余华对交响乐的理解并不是很深,但是余华就用“能指”丰富长句子让读者读出他所没有表达的意思。所以余华很高兴,因为他不懂交响乐,却能让其他懂交响乐的人读出很多东西。

虽然长句子的“能指”很丰富,但是它有一个特别大的缺点,就是它的“所指”不准确,具体到写作中,就是你想表达的内容不能很准确地传达给受众。新闻要求准确,而不是丰富和能指的广阔,而是把我想要讲的话原原本本地传达给读者。所以新闻要没有歧义,而小说就不一样。小说、散文是追求丰富性,比如一百个人看《红楼梦》,一百个人心中的林妹妹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看一条消息不能是一百个人看完后都是一百个不一样,否则就麻烦了,换句话说就是新闻不能有歧义。所以写新闻时,一定要用单句、短句,把心中的话最直接最原原本本地传递给读者。

我心中想要表达的想法,需要编码成语言或者是编码成文字传递给你们。这段内容传递到你们那儿,就处于解码过程。比如我用“大海”和“天空”这两个词,传递到你那儿进行转换的时候,我们对这个词,在脑海中所呈现的画面可能就是不一样的。这是因为我心中的天空和你心中的天空未必是一个模样,我心中的“很高兴”和你心中的“很高兴”程度未必相同。

所以在新闻写作中,尽量要用短句子,尽量不要用有歧义的句子,尽量用和那些常见的词来写新闻。这样才能保证“我”的意思能准确地传达给大家,传达给读者,这是为了新闻准确的需要。我们记者其实就是读者的跑腿儿,读者需要你把那件他没有在场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表达给他听,传递给他。

能省略的字都省略

第四个要点是,能省略的字都省略,像分析自己的钱一样分析自己的字。这一点其实很多人做不到,因为大家都觉得打字很容易,为什么要珍惜自己的字呢?其实珍惜自己的字是为了省别人的时间。比如说,你的一条消息有一万人在看,如果你多用了十个字,那十个字乘以一万,该浪费多少人的时间,那你真是有罪。一个人你浪费他一分钟,乘以一万是一万分钟,这是一个极大的浪费。对于写作者,花十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把这十个字删除。

比如我在出第一本书的时候,书卖掉了大概七万多本。一本书大概有五十万字,如果我花功夫的话,起码可以删掉一万字,这样我就可以省去很多人的很多时间。这不仅对别人好,如果我写得更加简练,我想我的书会有更多人看。你照顾读者,读者就会喜欢你,也会照顾你。所以能省略的字,一定要省略,哪怕多一个“的”少一个“的”,多一个“了”少一个“了”。

我有时会改我写给别的信,比如写给陈一舟的信,都会很仔细,我不想浪费他一分钟的时间哪怕一秒钟的时间,我会为他改的,不会多一个字。

你要尊重别人的时间,就不要把字写的拖拖踏踏。这样既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其实也浪费了别人的时间。因为我们写的消息是给千千万万人读的,所以一定不要写得啰嗦,要分析自己的字。

我想每个人哪怕口袋里只有一块钱也不会乱扔。但是字可能就会乱写,写得随意、很多。如果这样真的很不负责任,如果当你要这么做时,你可以假设从你口袋拿十块钱往外面扔,你看舍不舍得。既然你不舍得扔,干嘛要这样去写字呢,其实这样你会浪费很多。

让文字更简单的硬性规定

怎样才能让文字做到简单呢?其实还有一种硬性的规定,就是在写消息的时候不议论。

新闻文体里有最重要的两个文体,一个是消息,一个是评论。消息和评论一定不能混在一起。美国的新闻单位评论部和新闻部是分开的,而且不准从一个门进,怕记者和评论家相互影响。

评论部也有自己的记者,但这些记者不是用来写评论的,而是给评论部的评论员提供素材。所以说,评论就是评论,评论是用来发表意见的,评论版都标得很清楚,像说“这是一个评论,这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你们爱信不信,这个东西不能保证客观”。

消息就是消息,消息是告诉你“这是真的,没有一点主观的东西”。这是完全要分开的,写作者不能在消息里面掺评论。这不仅是写作技巧的问题,其实也是一个道德的问题,是一个关系人品的问题。

在写作消息时,可以引用别人的话,但是不能有自己的评论,也不能有抒情。比如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广播电台,当时不会写,写劳动模范之类的选题心中就有一种歌颂的心态,一不留神就去抒情了。

当时我们那个主任还挺好的,虽然高中都没上过,但是他有新闻实践的经验,他用毛笔蘸着红墨水把那些抒情的话全部给删掉了,删得我那稿子像流血一样。但是往后每当我在消息里写那些抒情话时,我总会很脸红,想到二十年前被老师改过的稿子。所以千万不要抒情,不要议论,这样就能把消息写得更加简单。

即时问答环节

问:可能有这种情况,比如说有一家公司上市,要做人员的调整,要做战略的调整,还要回应过去的一些谣言,这就分很多点,怎么办)

答:如果我们做的是互联网新闻,就把这些点全部都分开。哪怕,这条消息只有一句话,那就一句话。一句话能讲明白不是很好吗,哪怕正文和标题一样,如题都行。比如我写邮件,我写了很多没有正文的邮件,这在生活中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看新闻就不正常了呢。正文实在找不到了配一张图都行,不怕短,越短越好。

把事情讲清楚了,又那么短,是好事,不是坏事。不怕短也不怕分开,只要能成一个题。比如这家公司上市,它战略上要调整,一件事。其实一句话是讲不完的,战略上的调整还是蛮复杂的,关键是为什么怕短呢,是因为你对战略调整这件事没有仔细的了解,因为关于战略的调整可能能写一千字,结果因为你对这件事情不了解,了解的深度不够,所以才会把战略调整、裁人、回应别人的话等等都融在一起。

其实这个简单对你的要求并不简单,对你的要求,是写题目下的那点儿事,彻底地搞定它。实在没办法写的时候,比如说,迅雷要上市了,战略要调整,讲一下,实在没写的,可以写前面一家上市的公司也经过战略调整,对比一下也行,但是这个题目之下都是写“调整”的。这比你把战略调整、裁人、回应别人的话等等写在一起要好。总之就是主题一定要收敛,要分开写,分得越细越好。事情的事实要是写不出来,那就挖一挖,再从各种角度把那件事写得更清楚一点。因为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上看还是很不同的。

问:在使用单句短句的时候,有时候自己写的长句知道要改,可是改不过来,怎么办?

答:我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读了很多哲学书,当时八十年代那些译作,都翻译得巨长无比,我受到了影响,写的长句子巨长无比,后来我被迫改成短句子。

如果改用一个短句子,其实字要比一个长句子用得多一些。比如用20个字的长句子能表达的,改成短句子可能需要25到30个字,长度可能要长一些。

怎么样改成短句子呢,第一,不要用倒装句,句子全用主谓宾结构,然后把主语和谓语分开。如果主语足够长,或者你有一个状语特别长,可以用逗号隔开放在前面,然后多用逗号。

这件事情其实蛮复杂的,今后可以找一些你们写的长句子改一下就知道了。主要就是,哪个成分比较长,就单独拎出来。其实汉语有一个习惯,把状语提到前面,把介词结构也放到前面,时间也一定要放在前面,把很长的东西放在前面。比如说,不要写刘韧八月六号来到了DoNews给大家讲课,你应该写八月六号刘韧给大家讲课,这样就可以把后面的句子成分用得长一点,把那些状语、定语用逗号隔开。

其实能隔开的内容很多,主语也可以隔开。多用标点符号,可用可不用的时候就都用逗号隔开。为什么?因为中国古代是没有标点符号的,标点符号是我们向西方学的。我们在1919年白话运动后才有标点符号,所以到底标点符号该怎么用,没有固定的标准,只要能让文章读的更快,那你就呗,你就一个劲地点呗。

长句子你用标点符号把它分开,就变成短句子了吗?不用管别人说你不符合标准,你现在去读鲁迅、胡适二三十年代写的白话文,读起来感觉都像文言文。所以这是没有标准的,鲁迅写的那些句子都半通不通的,然而今天看来仍是经典,还有人要学。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多用标点符号,用个标点符号又不费劲,不会出大错,该用逗号的时候用了句号,那也没什么,产生歧义的可能性也小,不会有大毛病。

当然,也有一些别的技巧,但那些技巧都很复杂,你要去掌握(它们)就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你要是掌握这个(加标点符号)技巧就非常简单。把那些长句子读出来,读到连不起来时就点标点符号。但是被动句尽量少用,主谓宾结构就四平八稳了,句子就比较平衡了。主语不要特别长,谓语也不要特别长,宾语也不要特别长,都很平衡,就是说能站得很稳。不要用头重脚轻的句子,看了别扭。

当然,文字的功夫是长期训练出来的,我的方法就是多用句号,显得句子干净。还有就是分段,改的时候使劲分段,你要是搞不清楚,觉得有点乱,你就给它多分段,不要缠在一起。

问:短句子的标准是什么?

答:短句子的标准就是一个主谓宾。复句就很复杂了,里面有很多因果关系的句子、假设关系的句子,有时候读起来真的很长。如果你对这感兴趣,我可以给你找些哲学方面的原版的书,最好的翻译版,拿过来给你划分下句子结构你就知道了。那些句子很复杂,真的读不懂。

去年我读了萨特的《存在与虚无》,里面每个汉字我都认识,但是写成句子我就不知道在讲什么。你想,我对汉字的理解已经到位了,我直接看《史记》都能看得懂,但是我看长句子还是看不懂。真的是看到一句话不知道在讲什么,也不是别人译得不好,现在的版本应该是译得很好了,就是因为句子长,句子非常长,所以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现场:可能因为洋文容易有各种重合句)

对,法文嘛,对应地翻译要符合作者的原意,但句子长了以后确实不知道什么意思。萨特对他本人的学说也不是百分之百地理解,所以他要用它的能指来骗人,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子,他不能写得特别简单,写得特别简单,他就露怯了。存在主义就那么几句话就讲明白了,那怎么行,写一辈子都没写完呢。

但是我们写新闻千万不要这样,我们要用短句子,要把真实的意思表达给别人,不能骗别人。比如我知道多少就是多少,我就告诉你这么多,不会用一个很长的句子来告诉你一个海市蜃楼的东西让你去猜然后让你去写,其实这不利于知识的传递。

哲学最重要的是一种信仰,其实他是写了一堆能指让你去理解。比如说他讲“存在先于本质”,对这句话,每个人理解的都不一样,什么“他人即地狱”,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

突出是高级的简单

好的消息,主题要突出,其实突出和前面一点是联系在一起的。因为现在新闻、消息太多了,如果你不鲜明、不突出,没有冲击力,你的消息是没人看的。

比如开一场新闻发布会,可能会有一百个记者去采访,然后每个人都写,你怎么能脱颖而出?要比一百个人都强,确实不容易,要是稿子写得四平八稳,可能会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一样,这样主编可能也不会说你做的不好,但是要想做到突出就不容易了。

那怎样才能做到突出呢?其实写新闻不能面面俱到,抓住一点切进去就行了。新闻的要素无非是五个“W“和一个”H“,一篇好的新闻,只能在一个新闻要素上发力,如果有两个新闻要素要发力,那就在那两个具体新闻要素上发力,没必要面面俱到。因为读者在互联网上也不要求你给他一个全面的(消息),读者只会让你给他提供一个他感兴趣的消息,剩下的他可以找别人,可以自己搜索。

当年那些报纸写得那么多,为什么呢?因为当年读者只有人民日报可以看,所以人民日报给他提供全面的服务。而如今你只需要提供读者感兴趣的消息就行,没有必要提供全服务。如果你的新闻是写人的,那就写人,如果是写事的就写事,不要混在一起。

如何才能写得突出呢?首先要想明白写什么。写之前一定要想清楚,最好坐下来想五分钟我要写什么,就像静默一样,要坐在那里默想。然后你要知道自己再写什么,很多人一开始想明白了,说我要写这个东西,但是他一写就会被文章牵着走了。很多小说家也是这样,说这个小说不是我写的,是这个小说自己往下写的。

作家在写自己感受时经常这么写,说这个人物活了,他最后的结局不是我安排的,是他必然的。其实小说家可以这样,但是我们新闻人不能这样,不能被消息驱动,要驱动消息,写作者要把控那个消息。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不相关的一定不要写,不太相关的也不要写,如果写了,也要把它删掉。

我改文章改到第二遍的时候主要是删。有时候删得很痛苦,觉得好不容易写出来,却要整段整段地删,有时候要删掉四分之一。因为如果不删,不仅主题无法突出,还浪费别人时间。所以,删,是一个最常用的字。

另外就是主题一定要突出,不该写的别往上写。鲜明突出,不仅因为你写了什么,还因为你没写什么,突出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本来你写得挺好,但因为写了那些不好的,就把好的给淹没了,这是很可惜的。

中国有句固化叫“画蛇添足”,蛇本来已经画得很好的了,你又去给他画那个脚,反倒把蛇画得不像蛇。蛇长了足还是蛇吗,反而它的形象不突出了。所以主题突出,不仅因为你写什么,也因为你没写什么。你没写什么也很重要,有些事你没写其实才是对的。突出是高级的简单,能做到突出了,其实自然就做到简单了。这第二个点是用来补充第一点的,简单是我今天讲的一个核心内容。

如何让文章变得更“直接”?

其实直接也是简单的一个实施方案。都说我要做到简单,那怎么样才能做到直接呢?直接就是不修饰,越朴实越好,不去打扮,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诗经》六义是“赋、比、兴、风、雅、颂”,“风雅颂”指的是文体,“风”是民歌, “颂”是祭祀用的,“雅”是贵族之间传递的诗歌。“赋比兴“是写作手法,比如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是比兴的方法。他真正要讲的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是作者却先讲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就是文学的方法,是《诗经》的方法。但写新闻不能这么写,我要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直接说就可以了,不要前面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所以不用比兴,直奔主题,就是直接。

另外是不要考虑起承转合,起承转合其实是非常浪费文字的。我上大学时喜欢看参考消息,倒不是因为参考消息上登的内容,而是外国记者写消息的方法。国外记者写消息,每段之间是没有关联的,都可以直接剪掉,甚至连因果关系、并列关系都没有,一段完了,下面再接一段,不用起承转合,直接拼上去就行,顶多用一个又。比如“他说”,然后引号,一句话,然后“他又说”,然后“他还说”,就可以了。

写消息不用考虑它美不美,觉得句子难看,都是“他说”“他最后说”。最简单最好,最直接最好。如果受访者三句话都很重要,那么用这种结构最好,不用想着怎么把它弄的流畅一点,弄得不那么突兀,没必要。如果顾虑这些问题,就必然要去花笔墨,就把它画蛇添足了,所以能省略就直接省略。

我讲的前面三点,主要都是简单,都是围绕怎么样能到达一种高境界的简单,就是突出,怎样把简单实施呢,就是直接,直奔主题,不讲废话。就像我今天来给你们讲课,我来就是给你们讲课的,不给你们讲别的,坐下来就给你们讲课,这个就是直接。那应不应给你们讲客气话呢,可能讲了会更好,但它会耽误事,就会把我们讲课给掩盖了。

倒金字结构为什么受欢迎?

其实倒金字塔的结构也是讲简单的。首先,一个新闻可能是分成几个消息,今天主要讲的是以消息为例,第一是标题,第二是导读,第三是导语,第四就是剩余的新闻要素,第五是经过,第六是背景。

倒金字塔结构其实是简单化的一个方法。最最重要的事实就把它写在标题上,然后导读写得稍微有一点广告的性质,目的是引诱别人想读。这就是导读和标题的区别。标题一定是要是“实”的标题,特别是对互联网新闻来说,导读可以稍微“虚”一点,但也不要特别“虚”,导读是消息的一个广告。

导语,我提倡突出一个新闻要素的导语。因为传统的导语是新闻六要素齐全,是四平八稳的导语。但是这种导语很难突出,很难显得鲜明。所以导语最好突出一个新闻要素,然后在第二段把其他新闻要素补全。最好能讲一下经过,经过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按时间顺序把经过讲一下,然后如果有的话提供一个背景。这是一个倒金字塔的结构。

倒金字塔结构的发明经过是,当年,新闻在一战进入了电讯时代,开始用电报来发战争新闻。但是当时电报通讯容易中断,经常出现没发完消息线路就中断的情况。所以就被迫要求战地记者发新闻时把最重要的写在前面,这是现实的需要。

其实当时并没有刻意发明倒金字塔结构,倒金字塔结构是实践的结果,大家在一开始做新闻的时候其实都不会写新闻,是从写散文,从文学那边借鉴过来的。新闻是慢慢实践出来的。所以要求战地记者把最重要的,比如谁赢了,双方死了多少人,谁占领了哪个地方,这些写在前面。至于怎么打的,那是经过,要写在后面。怎么打的不是最重要的,谁赢了才是最重要的,结果是最重要的,所以倒金字塔结构的发明是当时战争的一个需要。

后来为什么编辑很喜欢倒金字塔结构呢?因为编辑在编辑新闻的时候,有一个截稿时间的问题。有时候编辑看不过来,还有就是,如果你的新闻最重要的在后面,他可能还没看完就丢掉了。另外一种情况是,编辑决定用你的稿子时,比如版面只有两百字了,你的稿子写了五千字,这时候要用稿子很困难,编辑就需要重新写,这样劳动强度太大。如果你的五千字稿子是用倒金字塔写的,他两百字剪下来马上就可以用。所以倒金字塔结构不仅仅是为了简单的需要,为了突出的需要,为了直接的需要,也是为了新闻单位效率的需要。

就比如说,当你写一个消息,不是倒金字塔结构的时候,你交给责编去编辑的时候,责编就会很头疼。如果你是一个倒金字塔结构的时候,他就能比较容易编辑。所以我们的消息都应该坚持倒金字塔,除非写很短的特写会有例外。当然这样的写作方法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会显得非常直接,不流畅,不人性化,不故事化,觉得太硬,但这符合新闻的流程和编辑部的效率。

怎样才能把一个新闻写好?

今天后半部分要讲的就是怎么样把一个新闻写好。

简单是基础,能做到简单已经不容易了,但是在简单的基础上我们要怎么比那百分之八十的人写得都好,这是一个很高的要求。怎样写才能比别人好,第一是写的时候要具体。这个具体指的是,写消息是写经过的那一段,写特写则是写整个过程。

消息最好有现场感,导语最好第一句话把人带到新闻的现场,能第一句话把人带到现场,这样的消息绝对是好消息。比如说,你去写人人在纽交所上市,你就写陈一舟露出了微笑,在几月几号,陈一舟站在纽交所交易大厅(如果你看到的照片是这么拍的)。而不是说“几月几号,千橡在纽交所上市啦”,没必要。因为标题已经把最实际的东西标出来了,比如“千橡首次上市,涨了多少”,事实已经在标题上了,导语没有必要重复这个事实。

所以导语可以用一个特写的方法去写,就是那个CEO站在那个地方露出了什么微笑,或者是和谁拥抱等等,有一个现场。我们记者是读者的跑腿儿,我们要给他们一个现场感,他没去过现场,你把他带到了现场,他是最高兴的。比如说,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没有去过人民大会堂看过共产党开会,如果新华社的记者会写,把选举我们伟大总书记的过程写出来,就要让读者知道那个现场是怎么选的,现场感很重要。

然后要有细节,为什么强调细节很重要呢?当你回忆一个人的时候,比如王乐回忆我,就说当时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老大走路很快,就顺着墙“吱吱”地走过去了,他只能记起我这个细节,而我记起王乐的也都是细节。多少年后你们回忆起我给你们讲课,可能只会记得我穿的裤衩或是什么,其实我讲的内容你们早就忘了,因为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人们会对细节记得特别特别清晰,对重大的事情反而记不住,所以我们一定要提供细节。

比如说陈一舟那天是不是新剪了头发,如果你观察仔细的话那么写进去是最好的,他是不是新买了件西服,他的皮鞋是不是擦得锃亮,这些细节写进去那么这条消息就会特别活,那么你和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记者写得都不一样,而读者记起来的就是那些。他们会和别人说:“哎呀,陈一舟那天为了上市还把头发给剪了。”因为只有这一点是细节,而且是人们能记住的。你可以回忆起你小时候的事情,你能记忆的部分都是很奇怪的,很细枝末节的,而不是很重要的。比如说你回忆起你和父亲的过去,你能回忆起你父亲对你的谆谆教诲之类的吗?都记不全,所以细节是最重要的,能提供细节最好。

我看过很多书,很多又都忘了,但是书的有些细节我还能记得。比如说我看《兄弟》,那个李光头趴在凳子上画画,那个细节我记住了。那本书很多重要的,它想表达的我都忘记了,但是那些细节我记住了,所以细节很重要,也是很出彩的地方。

那么怎么样能把细节写好呢?要选择好动词。因为汉语这个语言的动词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不丰富,动词是很难新造出来的,名词是很容易新造出来的。比如说在还没有互联网之前,就没有“互联网”,有了互联网,我们就造了“互联网”这个词,但是一般动词造不出来。比如微笑就是微笑,多少年都是这个“微笑”,你没有新的动作。动词造的很少,比如说“给力”造出来一个,但是很少。所以你们看到别人用了好的动词,就拿一个小本子把它记下来。

还有要从方言里面学习动词,比如讲鲁迅,中学时老师讲过的孔乙己,“他排出几文大钱”那个“排”字等等,比如《药》里面“撇进胡同”等等,鲁迅在动词的运用上还是很讲究的。要选好动词,动词是要讲究的,如果一个动词用好了,这一段就活了。为什么人们能在你的消息里面读出细节,读出现场感,正是因为里面有动作,而不仅仅是那些数字和名词的罗列,所以要活用动词,如果使用的都是最稀松平常的动词,就会觉得很平淡无味。

所以,我不要求你们用很花哨的形容词,名词也用普通的就可以。但动词要想想怎么弄得好一点,能把那个人的神采,消息表达出来。动词并不长,不要总用那些非常常用的动词。比如,如果鲁迅不用“瞥进”那个胡同,而用“跑进”就完全没有那个意境了。不是“排出几文大钱”,而是“掏出”就不能让人感受到孔乙己摆阔,就不能感受到《药》里面的那种恐怖。

文章如果要讲具体,就要去掉形容词。形容词和副词都是非常不具体的。哪个地方火灾了,“火很大”,到底有多大,其实还是不清楚。“火很大”是非常不好的表达,应该表达为“火焰有多高”。比如说“五米高的火焰”那我马上就能够知道火有多大。

“什么时候能到”“马上就到”“马上”是多久?“五分钟后到”就是个准确地表达。一定要具体,不要让“马上”、“很快”、“很好”、“我很高兴”这些词出现在新闻里。很多新闻写得不好,就是因为这些原因。不要用副词,不要用不准确的,要用具体的词。

一图胜千言

接下来讲怎么把新闻写好,就是要多用“图”。你们最好把你们的相机时时准备好,拿出来使劲拍,多拍一些。我记得我十来岁学摄影的时候,代价非常高,买胶卷很贵。当时我们为什么拍得不好呢,因为拍得太少了,没经验,相机也不好。现在摄影师这个职业今后可能会没有了,因为任何人只要拍得多,就能选出一幅好的。现在的照相机也可以连拍,一拍就拍三十多张。你不用抓神情,连拍就行,你只要勤快。

所以只要拿着相机使劲拍,早晚会拍出一张好的。数码的设备这么先进,我觉得我们作为IT的记者,作为互联网的记者,一定要用好它。甚至也要用好摄像机,也要用好编辑。因为我在摄像方面确实有过判断的失误。当年,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朱辉龙,他去优酷之前问我:“你说我做Youtube有没有前途啊?”我说:“没前途。”“为什么?”我说:“现在录像的设备太差,手机录像根本就不行,也没多少人会编辑录像。”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技术发展得那么快,编辑软件会越来越那么傻瓜。关于视频的运用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了。大家不光要学会写字,也要会拍照片,甚至会录像。而且一段录像你给它拍出来的这个经过比起用文字写,第一省事儿,第二直观。

我给你们讲个我怎么用照片的。我去中关村图书大厦,但有个问题是中关村图书大厦卖的书都不打折,当当上的书都是打折的。所以我去中关村图书大厦就是去感受一下书店的气氛,因为网上看到的还是不直接,主要是去看那么多书摆放在一起,它们摆放的位置和它们的突出点突出在什么位置。我去看了之后觉得1%的好书被99%的垃圾淹没了,然后我挑了一些书,又不买,按照你们的方法就是拿支笔把书名都记下来,回家上网买,而我的方法就是拿手机拍下来就行了。

拍照片要比你写那些字来得迅速,所以对照片的运用今后会越来越多。我建议你们今后出去采访,如果是新闻发布,甚至是专访,都带着照相机,甚至配不只一个,在这方面的投入我觉得都是值得的,包括摄像机,这个东西对我们把消息写好是至关重要的,而且这也不难,只要你不怕费事儿就行。

世界上没有客观的报道

只有中性的报道

下面一点,我要讲怎么把新闻写的比别人强。为什么关于这个问题,要在PPT中要用“中性”这个词来概括呢?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词是在维基百科,维基百科里面就没有用到客观性。当时我查了很多资料,对于“客观”这个词,我的定义是“客观是一个最主观的定义”。比如说,“我们一定要写得客观”,在中国人民眼中的客观可能在美国人民眼中是最主观的。

这个世界没有客观,都是主观的。要求别人客观其实是最主观的一种做法,客观是做不到的。硬要说“我写得是客观的”,他只不过是貌似客观而已。但是“中性”是能做到的。

我们会发现我们在写新闻的过程中无缘无故会用到大量的“主观”,而且我们觉得我们很客观。你打开电视,包括北京台,它都会说“我市怎么样”,例如安徽省会说“我省怎么样”,那一个外地人看到就会不舒服。“我国人民很幸福”这都是不好的表达,“中国人民很幸福”行了。

要用中性的表达,用中性表达的好处是当你用到“我国”时,都改成“中国”,“我市”时改成“北京市”。我在给别人写正式的邮件时,用“我”这个字的时候,我都要写成“刘韧”,这样更加真实。我很少使用“我”这个词,这是个不好的表达,用姓名更加准确,因为如果没有上下文的时候,人们不知道那个“我”是什么意思。

第二点就是平衡,什么是平衡呢,就是比如说报道恐怖主义的时候,一定也要报道拉登的看法。报道两个公司口水战的时候,报道A也要报道B。哪怕我们在一个消息里做不到完全平衡,我们会两条消息平衡一次。

为什么要平衡?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信,读者从根本上来说其实是不信任记者的,他会认为在你的消息里一定掺杂了你的主观和利益。我们怎么向读者表明我们没有掺杂自己的主观和利益呢?就要用“中性”和“平衡”两个办法。

尽量不要用那些有感情色彩的词,正反对立的时候尽量两边都要有,我觉得最好要做到四六,当然一条消息肯定是有你的主观在里面,但你也要做到四六,在底线做到三七。你不可以突破,你要是突破了这个东西,只能适得其反,人家只会觉得你在骂娘,或者觉得你是五毛党,或者觉得你是写手,等于你削弱了这篇新闻的传播力度,其实是自毁长城,没有任何好处。

三七是底线,不难突破,一旦突破了这个,你的文字就没人信了。而一条新闻作品要是没人信,那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在这个充满欺骗的社会,大家都很小心被骗。我们也要避免这些,要中兴和平衡,不要使用感情色彩的词,不要抒情,也不要议论。冷静,才能保持中性。关于中性这个词的解释呢,你们可以到维基百科上去查一下,它里面讲的很详细,怎么能做到中性,非常多条,我当年拜读了它的解释后还是受益匪浅的。不要相信别人说他说的很客观,没有客观,客观是最主观的一个定义。

心中一定要有读者

最后一个点,心中一定要有读者。

我给你们举个例子,这个世界上有90%以上的人甚至99%以上的人写不好文章,都写得很差。但是每个人给父亲写的信、父亲给自己写的信,家书,总是很感人。

我看过很多人的家书,我认为即使是一个文盲半文盲,写的家书都很感人,都很经典,它都能真的比小说更能打动。为什么家书那么感人,本质上和写作技巧和写作者的文化水平其实是没有关系的。

为什么呢?因为首先,家书是有对象的,是写给他爸爸的,写给他老婆的,写给他儿子的。第二,他是有话要说的,有感情要表达的,有事情要交代的。为什么我们的消息写得没人看,因为你不知道写给谁的,写给公关公司的,写给客户的,这当然显得不自然。所以你心中一定要明白,你是写给谁看的。第二点,你是真的没有话要说,还是只是为了凑篇稿子?你要有话要说。我觉得有这两点,你一定能写得很感人。

家书无非就是这样,他心中要和他说话,要写给他爸爸看的。我遇到一个朋友,他大概只有小学毕业,他母亲去世了,他不能回去看她。他写的两页纸让我找个报社给他发表。我看了,写得非常感人,那是写给他母亲看的,所以是有真情实感的。我们写文章写消息的时候,心中一定要有读者,你对不起读者,你不尊重他,你写不好,他也不会尊重你。

他不尊重你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他不看,然后你的访问量总是很低。这个很重要。新闻是一种服务,记者是读者的跑腿儿。你真的要把姿态放到那么低,要对读者有敬畏之心,要真心地对待读者。对读者好,不是应付读者,不能不懂装懂,我知道多少就是多少。

怎么对读者好呢?就是该查该不查的资料你都要去查,不要怕麻烦,麻烦你查查,应该的。

能打能不打的电话,去打,别怕麻烦。能多找几个人问问就多找几个人问问,别怕麻烦。这样你才能把新闻写好,不然真的写不好。你要像给你爸爸写信那样认真地写好每一则新闻,对得起看的人。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付出了多少,你就能得到多少。其实我今天跟你们讲的也不是什么诀窍,就是让你们在这条路上更加得辛苦。我只能说我给你们指的道儿应该是个正道,是个可以走得通的道,不会你费了劲却没能得到收获。

现场问答环节

学生:标题里面的标点符号,先逗号,中间是冒号,然后是逗号是什么时候需要的?

刘韧:标题里面一般不会出现逗号,因为标题里面出现逗号会非常难看。一般标题是两个主谓宾结构,就是两个句子,中间用空格隔开,或者用冒号,可以用问号,甚至可以用顿号,但是逗号不要,不然就特别难看,因为大部分标题里用不着逗号。你为什么会遇到用到逗号的情况呢?

学生:(说)谁讲话(的时候会用上),比如说:“周更易,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又比如在华尔街日报上看见的,“别了”逗号,再有一句话这样的句子。

刘韧:这个有可能。“别了”后面用逗号,也可以用顿号。当年毛泽东“别了,司徒雷登”用的是逗号。也可以用,但是不常用。你用了也不会死人,也不会犯大错,但是不要以文害意了。只要意思能通,哪怕用个逗号也没事。我说的还是那个原则,标点符号是没有标准的,那个标点是自己定的。这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我觉得可以。

学生:还想请问一下服务读者和取悦读者的分界线?

刘韧:服务读者和取悦读者的中间线是有的。

什么是取悦读者呢?读者的需求是多方面的,比如说他喜欢看那些很刺激的内容、对骂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如果是事实存在的,你把它写出来是服务于他。如果你为了他们喜欢的这些东西去造了东西,那应该算是取悦。

我觉得你不能因为一定要让他点击,就提供一些他的不好的需求。我们做IT新闻,这个问题可能还不是特别的突出。读者在Donews上想看的内容,我们应该都能满足。如果Donews上放点美女照片,那确实是有点过分了,那就算是纯粹的取悦于读者了。比如说为了让我们的论坛人气更高,放点娱乐新闻之类的,这事儿咱们不做。为了让消息有更多的点击率,把标题做得和某个艳照门有关,这事儿我们也不做。文不对题的咱都不做。因为负任太大,这次得逞了,下次会付出三倍的成本。他被你骗了三次之后,他有可能再也不来了。你只得到了三个点击,你却失去了一个用户,他一辈子都不来了。你可以把标题做得更加吸引人,但你不能骗人家,这个度还是可以把握的。

学生:网络媒体会抢时间,第一时间得到的稿件,他的对外消息往往是由企业提供的官方消息,其实这些稿件都有企业很大的利益在里面,这是不是代表这种新闻在平衡上是不够的,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刘韧:就是说,你第一时间拿到的是新闻稿,你对事实还不了解?

学生:对,而且还是个巨枪无比的稿子,一般情况下我们为了赶时间就要现发布,但实际上……(被刘韧打断)

刘韧:这不矛盾,实际上这个处理比较简单。第一,我们不怕这个文章枪,但是文章里所有事实的出处要讲清楚。比如说,腾讯给了我们一条很枪的稿子,没关系,都是“腾讯马化腾说”或“腾讯表示”。摘取几个你认为不太枪的,但也都表明出处,这个就不代表你去帮他枪了。

枪是他的东西,但他说的东西又有一定的价值。我们是提供事实的,但我们提供的事实是“马化腾说了这件事”,这是个事实,至于马化腾说的是不是事实,你只能说我不知道。马化腾说:“我们要开放。”那你只能说:“马化腾说:“我们要开放。”“马化腾说”这是个事实,至于腾讯开不开放,我不知道。

你可以在里面加上“我们现在还无从证实”或“看不到苗头”。很枪不用怕,但枪必须有出处,你不能说“多数人认为腾讯会开放”或“腾讯已经开放了”这种记者描述事实的办法,读者就会认为是你这个记者说腾讯要开放。我认为只要注明了出处就没问题,但也可以挑选,你若认为那个特别枪,你就可以把它删掉。

我写专访的时候也会遇到这种问题,我写专访的老板都是大老板,他们所有的表达都有巨多的主观性,但这些主观性的表达又非常有人性化,非常好。他们说的不一定对,也不一定是事实,但是特别好。当我用到这些句子时,我全部用的直接引语,就是“柳传志:‘……’”全部都是他说的。不管到了多少年以后,人家证明这句话太假了,但这是柳传志说的,不是我说的。直接引语是最好的方法,最枪的地方要贴上他的标签,不能贴上我们的,他要说傻话就让他傻呗。我记得很多人说过很傻的话的,当年那个IBM的总裁说过“全世界只需要几台IBM机器”,那是多傻的话。枪稿归他,不是咱帮他拿枪稿。媒体传递个傻话给大家作笑谈不是挺好的嘛。

学生:您一开始说写人和写事要具体化,但我采访了些小公司,他开始讲“我……”讲我做了什么事,把人和事杂在一起。

刘韧:这个是经常碰到的,因为被采访对象是没被新闻训练过的,他不会讲的特别上道。第一,你要想清楚你去写的时候你是想写个事还是想写个人,你自己先想好这一件事。我要去采访一个创业者,我想写他的商业模式,那是一种写法。如果我是想写他这个人,那是另一种写法。比如说我想写这个人,那最简单,如果他跑到事上去了,他在这件事上纠缠不清的时候,我给他拉回来,我不给他讲那么多。

采访的过程中你要调动他,也就是说采访的过程中你是控制者,他是被控制者,不能让被采访对象把你给控制住了。你要记住,不管对方那个老板他有多少钱,多少个亿,采访的这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他要听你的。

比如说我怎么调动他的,我要采访一个人,一般来说我要迅速地和人处好关系,我就会先让他回忆,从他0岁到他上大学之前,一般给他半个小时。人都是一讲起他小时候都会特别舒服,特别的兴奋,特别的畅所欲言,因为那是童年的故事。半小时一讲过呢,他就会比较信任你,讲他上大学干过的许多荒唐事儿之类的,然后你就要按时间顺序,比如他讲完1990,就让他讲1991,就让他按时间来讲,你就会得到他这个人的经过。

如果他讲一件事情讲得特别兴奋,讲得太详细了,但你不需要,因为你要写的是他这个人,不是这件事,你就给他拉回来。比如他讲到2008,讲到一件事情讲得太详细了,你就和他说“唉~那个,2009你做了哪些事儿”,你不就把它避过去了吗,这样你得到的不就是关于一个人的事实,而不是关于一件事的事实了吗?

如果你去采访是为了写一件事,那你就不要让他进行童年的回忆之类的,上去就讲一件事,讲他的竞争对手,讲怎么融资,讲怎么发展壮大。是你掌握他,而不是他掌握你。如果结果是你被他掌握了,那他想讲事儿就讲事儿,想讲人就讲人。

你要控制他,不是他控制你。一般人容易讲事儿,你做人物采访的时候,他讲事儿讲多了,那你就用时间顺序把它打掉就行了,比如说“哎呀,时间也不多了,你再讲讲2009年吧”,那一下不就把2008年给过去了吗。讲到人呢,人无非是遇到困难解决困难,主要是这个线索。

回头我会专门给你们讲一次怎么做人物采访。其实新闻无非有几大题材,消息是基础,今天主要是讲消息的,然后是评论,评论是一把枪,然后是人物专访。这三个是最主要的题材。还有一件就是把一件事讲清楚,然后作专题等。但最主要的基本功应该是消息、评论和人物专访。人物专访我指的就是人物故事。这三个是基本的,其它的是这三个的组合。我给你讲清楚了吧,不是你写的问题,是你采访的时候没控制好。

学生:比方说我要写一个人的消息或者是一件产品的消息,它有同时并列重要的几个特点,那我这样写的时候就没与突出性了。

刘韧:如果是这样的消息呢,我建议还是突出一点来写。为什么呢,iPad上市那一天会有巨多的新闻,官方一定也会提供这种官方的新闻。你去写的时候,如果要突出的话,你就突出这一个特点就行,把一个特点挖深,一个消息也顶多三百字。iPad上市你要想一下,读者最想看到的是什么,iPad2和iPad1有什么区别,就是他最想看到的那一点你给写上去。

比如说iPad的粉丝怎么去购买,那是另外一条,都把它掰开,就在一点上去写就行了。我觉得关于iPad上市读者最想看到的是关于iPad官方订的那个价格,外面买不到。反正你就在一个点上进行写作,消息越细越好。这不是绝对的,但是越细越好。就像标点符号,怎么弄都可以,但标题里要是出现太多逗号,就有点差。

学生:比如说介绍iPad的时候,怎么避免出现更多的形容词或者是让人觉得你是在帮这个产品在宣传。你想说这个功能让大家用起来更方便,但你不能说“这个更方便”。

刘韧:对,这些好话不能说。这个事情很容易解决的。比如说iPad改进了哪个东西更方便了,那是谁谁谁说的,不是你写的。就是谁谁谁说的,不是官方宣称,就是路人甲说的。

学生:我觉得这是容易解决的。比如说比起1代,2代减轻了100g,薄度变薄了,速度加快了30%,屏幕分辨率提高了,什么人看见了都会觉得2更好了

刘韧:对,但他实在想说“更好了”,就说是路人甲说的。

学生:因为有时候这些数字也不够直观。

刘韧:是,所以找个路人甲就行了。不是你说的,这句话要是一说你就跌份儿了,这句话一说别人就会以为你是枪,你不能说别人好的。比如说我在写人物专访的时候,要赞扬这个人,那都是别人赞扬他。比如说柳传志赞扬杨元庆,那是柳传志赞扬的,不是刘韧赞扬的。刘韧要是跳出来赞扬杨元庆,那就是枪。特别难听,都说不出口,自己写上去都觉得脸红,那是不能说的。但是他们互相可以吹捧,那没关系。

学生:所以那个度还是难把握的,但这种话你也可以选择不说。

刘韧:尽量不说,实在想说就这样。

学生:写很大众的东西就很容易写得很大众化,这种东西是在标题上改还是?

刘韧:第一,你要写这个产品的新闻,肯定是这个新闻值得一写,要是不值得写你干嘛写它,这个事情是要搞清楚的。如果这个压根就不值得向读者写这条新闻,那你千万不要写。关于这个产品我们要写一条消息,你要想清楚这条消息我们要传达哪些有价值的信息给别人,就在这个地方做加工。

我觉得任何产品都有它值得向用户传达的信息。比如说U盘最关心的就是拷得快不快,现在好的U盘和坏的U盘差别还挺大的,每秒能拷4M、5M、还是6M,你真的要搞搞清楚。你真的要了解这个产品,知道这个产品有哪些值得向顾客传递的信息,这才是新闻。如果你只是看了说明书上面的特点把它抄下来,那它只是产品说明书。新闻和信息还是有差别的。你们会遇到大量的产品信息,今后我们会专门讲一下产品的新闻该怎么写。其实我自己写产品的消息写得也不多,我也会去自习研究一下这个。但是我觉得总的原则还是不能把它写得跟个说明书一样。

学生:但是一个产品的功能有改进的话,所有的记者看到的都是一样的,所以写出来的很容易流入大众化。

刘韧:那很简单,我给你么说一下我朋友怎么做的。我朋友做了一个安卓软件下载站,他那网站做得比别人都好,他每个软件用的介绍的方式是“小编认为这个东西哪个地方特别好”,别人看到之后就会觉得特亲切,就会下载。而在别的地方看到的都是新增加了什么功能。你要把那产品写得比别人好,你就把那产品用一下。

*本文为刘韧Donews编辑部授课实录,经传媒见闻整理成稿,为方便阅读,文章部分内容在保留原意基础上经编辑调整。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刘韧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