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市场

邮轮业,至暗时刻

3月11日,维京邮轮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暂停运营,立即生效,拉开邮轮业全球停运的序幕;同日,公主邮轮宣布自愿暂停旗下所有邮轮的全球运营,为期两个月。公主邮轮公司总裁·斯瓦兹在视频分享网站“优兔”说,停运“或许是公司有史以来最艰难的决定”。公主邮轮公司每日接待旅客超过5万名,“我供职这家公司20年,从未经历过去40天所经历的考验”。

停运潮还在继续,3月13日,全球四大邮轮巨头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邮轮、诺唯真邮轮和地中海邮轮宣布暂停运营。此后,歌诗达邮轮、迪士尼邮轮、荷美邮轮、精致邮轮、CMV邮轮等相继加入停运潮。至此,全球主要邮轮公司几乎全部停摆。

“舞台”已经暗淡,全球五大洲四大洋的海面上,第一次不见了邮轮的踪迹。“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邮轮业大范围停航,这是现代邮轮旅游行业自二战以来的首次。”刘建斌在邮轮行业从业超过十年,他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本次疫情重创邮轮行业,冲击波还在持续。

全球邮轮业大范围停航

谁也不曾料想过这样的局面。

自1月下旬武汉封城,邮轮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被按下暂停键,三亚、上海、天津、深圳、广州等地涉旅港口实行停航封闭,皇家加勒比、歌诗达、地中海、星旅远洋等邮轮公司相继宣布暂停2020年1月下旬和2月,从中国邮轮港口始发的原邮轮航次计划,并将邮轮调往中国大陆以外的港口运营。此时,邮轮业还普遍认为疫情的影响仅限于中国及周边区域。

2月3日,国际邮轮协会(CLIA)发布禁令:暂停从中国大陆出发的船员往来,禁止过去14天内从中国大陆出发或者途径中国大陆的任何个人登船,包括乘客和船员。失去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邮轮市场,邮轮业已经深感痛心,却不料进入3月,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大爆发,各地邮轮码头、港口纷纷宣布关闭。最终酿成邮轮公司集体暂停运营其全球范围的航线,或部分区域航线。

邮轮业,至暗时刻邮轮母港景观图

邮轮行业是重资产行业,市场门槛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整个行业上中下游涉及行业之多,渠道之广,所吸纳的就业人口之多,具有很强的资源整合性。据国际邮轮协会统计,邮轮业为美国提供了超过42万个工作岗位,每年对美国的经济贡献近530亿美元,同时邮轮业也为旅行社,航空公司,酒店以及遍布美国的广泛行业提供供应链上的支持。

一般邮轮公司的运营模式都是提前售票,多数公司会提前1-3个月不等,在乘客上船之前就会把基本的费用先收齐,相关费用将囊括船票、房间费用、膳食、往返于港口与相关交通站点的费用等多个方面。

邮轮业,至暗时刻轮渡渡船码头

疫情带来的直接冲击,最先体现在“退订潮”上。“受疫情影响,针对乘客我们提出全额退款,并且免费赠送给乘客与本次所购船票等额的未来航次预定抵用金额,也就是增加额外的“福利”,可用于未来的邮轮票价或船上消费。”一家邮轮公司的负责人说道,整个邮轮行业都是一样的,需要赔偿的赔偿,该取消的航线取消,该退还的定金退还。

“除了退款,公司还要维持日常运营和邮轮等相关资产的维护,现金流压力是肯定存在的,未来邮轮旅游再次兴起还需要时间。”他说道。

最担心消费信心

“让我们最担心的是消费者信心的恢复没那么容易,‘恐怖邮轮’、‘夺命邮轮’的经历或许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这位负责人坦言短期来看,单凭疫情的冲击导致的大面积邮轮公司破产,应该不会发生,最棘手的难题是市场信心的重建。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消息,截止日本时间3月1日10点,“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的感染者人数为705人;在BBC的报道中,“至尊公主”号上的人员规模堪比此前在日本陷入危机的“钻石公主”号,最终感染人数超过700人;3月15日据法新社报道,停泊在新西兰阿卡罗阿港(Akaroa)的“黄金公主号”邮轮上出现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导致3700人滞留船上……邮轮真的是行走的“病毒库”呢?为何造成如此大面积的感染呢?

邮轮业,至暗时刻豪华的海上邮轮

“从船舶和邮轮的结构来看,一般的邮轮有三种房型:带窗户、可看海但无窗、密闭,此外,还有大量的乘客可以自由活动的公共空间。除了左右舷的所谓景观舱室外,邮轮上的每一个舱室的设计都是密闭的。舱室内部的通风是通过中央空调的内循环系统、外循坏系统相互配合来实现调节通风的。外界所言的中央空调传递病毒,是不可能的。”这位负责人表示,对于密闭空间而言,但凡出现病毒携带者,这期间通过各种形式在公共空间游走,就会出现传播的风险。后续的防疫工作不到位,是导致情况恶化的重要原因。

船舶上虽然有相应的随行医生,但其所随带的也是常规药物。面对棘手的新冠疫情,很难做出判断;而邮轮游作为跨国、跨地区的旅游产品,只能第一时间请求沿途岸基的支持,但从现实来看,“请求停靠、得到允许停靠、相关力量登船救治”是需要时间与等待的,也就是普遍面临的“救助难题”;对于船上的乘客而言,当被感染的恐惧心理扩散,势必会造成不可预测的结果。

“人们短时间内是无法抹除这种恐惧心理的,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教训,邮轮行业要建立完善的针对大规模流行传染病的应急处理方案。”这位负责人说道,邮轮市场正在被这种“妖魔化”、“污名化”所摧毁。

邮轮业,至暗时刻邮轮内部景观图

“船票收入是邮轮公司的收入大头,但真正的利润来源于,乘客上船之后的消费。邮轮上的餐厅、娱乐、影院、表演、奢侈品、赌场等其他板块带来的消费,是重要的利润来源。”一家有着2年工作经验的旅游销售表示,在他所服务的大多数乘客中,喜欢消费的也是上述项目,此外,邮轮公司还会开发一些陆地旅游项目,通过跟当地旅游服务商合作或者自营的方式,从多个渠道实现盈利,乘客也乐于为相关服务买单。

“邮轮业风光不在,股价大幅下跌,游客信心低迷。是否能够在此次疫情的肆虐中活下来,更大程度上是考验企业的自救能力。”他补充道。

艰巨的恢复期

当下,“修炼内功”已经成为多数邮轮公司在做的事。

据“皇家加勒比游轮旅业快讯”发布的消息,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公司设立3500万元“旅业振兴专项资金”,针对暂停运营航次推出特殊补贴,设立未来航次扶持政策助力旅业伙伴和一线人员复工增收推出免费专项培训,惠及3000多旅业从业人员……以推动其长期以来所构建的旅行社营销体系保持稳定,共渡难关。

“从国内的形式来看,旅游业复工复产正有序推进中。周边游、自驾游会最先恢复,直到随着疫情的清零和结束,国内各省市区之间的长线旅游才会完整开始。邮轮旅游,要在短时间内复产复工是有比较大的难度的。” 刘建斌说道,中国邮轮市场、亚洲邮轮市场,甚至全球的邮轮市场,乐观一点可以说是“渐进式的复苏”,保守一点可能整个2020年度都将是“恢复期”。

邮轮业,至暗时刻早晨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的邮轮甲板

邮轮经济被称为“水上黄金产业”,旅游邮轮涉及较长的产业链。邮轮作为主要载体,将休闲、观光、游玩囊括其中,并与船舶制造、港口服务、后勤保障、交通运输、游览观光、餐饮购物和银行保险等行业密切相关。就中国邮轮市场而言,要想真正恢复,并非是单个企业的事情,而是全行业的联动;另一方面,疫情所带来的“停工、停业、停学”影响也是方方面面的,进行相关消费决策时将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

“邮轮旅游相对而言,是长线旅行,所耗费时间较长,客单价也较其他旅游产品更高。时至今日,邮轮旅游已经可以满足中老年人、年轻人、孩子等多个年龄段旅客的需求了。那要考虑的因素一则是时间问题,乘客的闲暇时间是否充足;二则是当邮轮出现大量人员感染后,乘客需要一个心理治疗过程,才能重建对这些旅游产品的信心。”他说道,行业恢复是必然的,但等待也是必须面对的。疫情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对于中国邮轮市场而言,要利用好这个窗口期。

邮轮业,至暗时刻邮轮上的室内泳池和休闲的游客

可见的趋势是,2020年中国邮轮市场将继续处于行业恢复期和市场调整期,在设计建造、运营管理、码头布局建设、市场销售、产品设计研发等各方面要加快构建和完善,构建更加成熟与完备的产业链。比如,重视对相关人才的培养、吸引和使用。当中国邮轮市场走过“黄金十年”,只有积累产业发展经验和培育专业人才,为未来的产业发展奠定基础。

此外,伴随着国际邮轮公司此前对中国市场的布局、OTA邮轮销售的市场比例和市场集中度逐步提升、中资邮轮不断加码市场,“资本、流量、渠道”等要素将不再成为唯一的竞争点,相关邮轮产品的创新或将成为新的着力点。

“我国是一个海陆兼备的国家,大陆海岸线长达18000多千米,这些沿海散落着大量的具备优质旅游资源的海岛,可发展沿海游;沿江部分城市,可以主打‘小众个性化体验’的内河游轮产品……在疫情结束之后,行业也要抓住这次时机,进军具备优良发展条件和核心竞争力的沿海、内河等邮轮市场。”刘建斌建议道。

邮轮业,至暗时刻

3月13日,国家发改委等23部门联合发文促消费,疫情结束后助文旅产业有序恢复营业。在“重点推进文旅休闲消费提质升级”中,明确提到鼓励各地区因地制宜发展入境海岛游、近海旅游等特色旅游,并加快中国邮轮旅游发展示范区和实验区建设。

据了解,2019年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批复上海创建中国首个邮轮旅游发展示范区,这是上海2012年获批中国首个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的全面升级。相关示范区和实验区的建设,乃至各地对邮轮经济的重视,都将成为2020年中国邮轮市场的政策红利。

“现在是体验经济的时代,邮轮旅游是独特的休闲度假模式,中国从萌芽、快速发展、调整到现在,我们认为它仍然是一个新鲜事物,还有无数可以畅想和成长的空间。乘风破浪会有时,直到云帆挂沧海。每一个邮轮人都应该坚信,大海,才是我们的征程。”刘建斌说道。

(文:新旅界 夏天)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新旅界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