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智门财经首页
  2. 资讯
  3. 公司

巴菲特2020致股东信出炉,伯克希尔Q4净利291.6亿美元

最受华尔街关注的股东信,今天晚上发布了2020版。

北京时间22日晚,股神巴菲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官网公布每年一度的致股东公开信。 伯克希尔四季度净利润291.59亿美元,同比扭亏,净现金储备达到了1279亿美元。同时,巴菲特回购了22亿美元伯克希尔股份。

资料显示,巴菲特致股东信向来被华尔街人士视为必读读物,一同发布的还有公司年报。这封致股东信的受众远远超过该公司的投资者群体,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希望从信件中了解这位传奇投资者的投资心态,以此作为对未来经济和市场的预测。

伯克希尔Q4净利润291.59亿美元,净现金1279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第四季度净利润为291.5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253.92亿美元实现扭亏;A类股每股收益1.7909万美元,好于上年同期的每股亏损1.5467万美元;B类股每股收益11.94美元,好于上年同期的净亏损10.31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第四季度现金储备为1279亿美元,略低于三季度的历史最高点1280亿美元。

2019年全年归属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的净利润814.17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0.21亿美元。

斥资22亿美元回购股票

在2019年第四季度,巴菲特回购了22亿美元伯克希尔股份,创单季新高,去年全年的总回购额达50亿美元。

四季度前十大持仓股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去年第四季度前十大持仓股分别为:American Express,穆迪,Delta航空,美国银行,美国合众银行,可口可乐,纽约梅隆银行,富国银行,苹果,摩根大通。

巴菲特股东信全文:

依照惯例,第一页是伯克希尔业绩与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2018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11%,而标普500指数的增幅为31.5%。长期来看,1965-2019年,伯克希尔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3%,远远超过标普500指数的10.0%,而1964-2019年伯克希尔的整体增长率是惊人的2,744,062%,而标普500指数为19,784%。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各位股东:

伯克希尔2019财年基于通用会计准则(GAAP)的盈利为814亿美元。具体而言,这一总数当中包含240亿美元运营盈利,以及我们所持有股票产生的37亿美元已兑现资本利得和537亿美元的未兑现资本利得。前列所有均为税后数据。

关于这537亿美元利得,必须做一个补充说明。根据2018年生效的新版通用会计准则,一家企业所持有的证券,即便是尚未兑现的利得和亏损净变化也必须计入盈利数据。正如我们在去年股东信当中所澄清的,无论是我,还是和我一起管理伯克希尔的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我们对这种新规其实都持保留态度。

这种新规会被推出和采用,本质上说来,其实是标志着会计专业理念的一次重大改变。2018年之前,通用会计准则坚持认为,除非一家企业的生意就是证券交易本身,不然的话,投资组合当中未兑现的资本利得任何时候都不该被计入盈利,而未兑现的亏损也只有在被认为是“非暂时性”的情况下才可以计入。现在,根据新规,伯克希尔必须将这些数据计入每个季度的盈利之中,不管这些证券的涨涨跌跌不管有多么起伏不定,可能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对于众多投资者、分析师和评论家来说,这也成了他们必须掌握的新知识。

伯克希尔2018年和2019年的具体数据其实正清楚地证明了我们对新规的判断的正当性。正如我们发布的数据所显示的,2018年是股市遭遇不顺的一年,我们未兑现的利得缩减了206亿美元之多,于是我们当年度的通用会计准则盈利就只剩下了40亿美元。至于2019年,如前所述,由于股票价格的上涨,我们未兑现的利得猛增了537亿美元,使得通用会计准则盈利达到了前面所报告的814亿美元。换言之,股市行情的变化使得我们的通用会计准则盈利猛增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900%!

然而,与会计世界不同的是,在我们认为的现实世界当中,伯克希尔所持有的股票总规模这两年一直保持在大约2000亿美元的水平,这些股票的内在价值也基本上都是在稳步而坚实地增长。

查理和我呼吁大家专注于运营盈利——我们的这一数据2019年较之前一年基本没有大的变化——同时不要去在意投资的季度或年度的利得或亏损,不管是已经兑现的还是尚未兑现的。

我们的这种建议绝不是忽视或贬低伯克希尔这些投资的价值。查理和我都预计,我们的股票投资,虽然其一时间表现出的具体形态可能难以预测,高度不规律,但是长期角度而言,注定会为我们创造巨大的利得。我们为何会如此乐观?下面的章节将会展开讨论。

保留盈利的力量

1924年,一位名声并不是那么显赫的经济学家、理财顾问埃德加·劳伦斯 ·史密斯(Edgar Lawrence Smith)完成了一本《普通股的长期投资》(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这虽然只是一本薄薄的册子,但是却改变了整个投资世界的面貌。事实上,撰写这本书的经历也改变了史密斯本人,迫使他开始重新评估自己的投资信条。

刚开始写作的时候,他最初想要说明的观点是,在通货膨胀周期当中,股票的表现要好于债券,而在通货紧缩周期当中,债券的回报则好过股票。看上去,这样的观点是合情合理的。可是接下来,史密斯自己都吃了一惊。

事实上,在这本书的最开头,史密斯就承认:“这些研究本身就是对失败的记录——事实并不能支持预设的观点。”然而,这却是投资者的幸事,因为失败迫使史密斯更加深入地思考,去探索到底该如何评估股票的价值。

要把握住史密斯到底洞见了些什么,我想最好还是引述一段关于他著作的最早期评论,来自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我一直读完全书,才大致搞清楚了史密斯先生最新奇的,当然也是最重要的观点到底是什么。那些真正优秀的工业企业管理层是不会将他们每年所获的利润都全部派发给股东的,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哪怕不是所有年景,至少在好的年景下,这些企业都会留下一部分利润,将其重新投入到其业务本身。这样就创造出一种有利于可靠的工业投资的复利运营模式。经年累月,这笔可靠的工业财富的真实价值就会以复利速度增长,更不必说股东们还得到了源源不断的股息。”

得到了这位经济学大家的加持,史密斯一夜成名。

在史密斯的这本著作出版之前,保留盈利的做法居然会让股东们都感到不满,这样的逻辑,今人已经很难理解了。毕竟,我们现在都知道,当年的卡耐基、洛克菲勒和福特等大家族之所以能够积累起令人瞠目结舌的巨大财富,靠的就是保留住很大一部分企业盈利,将其投入未来的成长,创造出更大的利润。事实上,不光是这些巨头们,在全美的范围内,真不知有多少具体而微的资本家们是靠着重复同样的剧本而发家致富的。

然而,事实就是,在史密斯之前的年代当中,当企业所有权被分割成无数小片——“股票”,后者的购买者们通常都将自己的投资视作是针对市场行情变动的短期赌博,往最好听里说也不过就是投机而已——真正的绅士们青睐的是债券。

不管投资者们变聪明的速度有多么迟缓,到今天,保留盈利用于再投资的数学公式都已经被大家充分理解了。曾经被凯恩斯评为“新奇”的观念,对于现在的高中生都已经是常识了——将储蓄和复利结合,就可以创造奇迹。

在伯克希尔,查理和我一直以来都高度重视有效地运用保留盈利。有些时候,这份工作其实是很轻松的,可是在另外一些时候,这份工作用“困难”来形容都嫌不足——尤其是我们面对着体量巨大,而且还在持续膨胀的现金的时候。

我们想要将自己所保留的这些资金投入使用,首选的目标就是投资于我们业已拥有的数量众多、种类繁杂的生意当中。单单在过去十年时间里,伯克希尔的折旧支出就累计达到650亿美元,而内部的地皮、厂房和设备投资累计更达到1210亿美元。再投资于运营资产永远都是我们的优先考虑对象。

此外,我们还在持续寻求买进新的企业的机会,只要后者能够符合三个标准。首先,他们运营的净有形资本必须能够创造得体的回报。其次,经理人必须是德才兼备,既有能力又诚实。最后,买进价格必须合理。

一旦我们找到了这样的企业,只要条件允许,我们都会希望将其100%全部收购下来。遗憾的是,符合我们前面全部要求的大规模收购机会其实颇为稀有。在更多的时候,我们还是只能去把握住股市波动当中涌现出的机会,去收购那些符合标准的上市公司的大量股份,但是往往并不能达到控股的程度。

无论我们到底是如何进行的投资——是控股了这些企业,还是只通过市场购入了一大笔股权——伯克希尔的财务表现很大程度上都将取决于我们所投资的这些企业的未来盈利能力。只不过,投资者必须明白,这两种投资方式在会计层面是存在着巨大差异的。

那些我们控股的企业(具体定义为伯克希尔持有50%以上股权),他们各自的盈利都会直接计入我们报告的运营盈利数据。各位看到的就是实实在在的盈利。


声明:本文为入驻智门财经的作者方 维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智门财经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站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