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Q2|收入高于预期,游戏业务成为新亮点

上市初期,猎豹营收及利润每年均增长一倍以上。但好景不长,仅两年后,就双双下滑至个位数,至今将近四年时间,情况仍未有好转。

2019年8月21日,猎豹移动(NYSE:CMCM)发布Q2财报。

财报显示,工具类产品、移动娱乐和其他三项业务各获得营收4.2亿、5亿和4900万。

上市初期,猎豹营收及利润每年均增长一倍以上。但好景不长,仅两年后,就双双下滑至个位数,至今将近四年时间,情况仍未有好转。

甚至在2019年已经公布财报的前两个季度中,营收净利均为负增长。

但在工具行业整体下滑的态势下,本季度猎豹移动依旧实现正收益,归属股东净利润达4,853万,Non-GAAP归属股东净利润为8,249万。

本季度猎豹移动AI及其他收入达4,860万,同比增长236.2%;猎豹移动手机游戏收入增长至2.9亿,涨幅达108.5%。

猎豹移动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盛表示,“我们对公司的长期发展充满信心。我们相信,我们的传统移动互联网业务,包括工具应用业务、手机游戏业务和LiveMe直播,将恢复增长,并保持盈利。此外,我们有信心围绕AI To B业务构建起新的增长引擎。”

/ 01 / 收入结构引来变革,股价起飞

上市至今,猎豹的业务结构正逐步变化,其他业务(AI)基本不变,但近两年来移动娱乐业务占比逐渐增加。今年已公布财报的前两个季度中,移动娱乐业务占比均高于工具类产品。

可以看出,公司业务构成正在逐步变换,游戏及直播(移动娱乐业务)有望取代工具类产品(公用事业及相关服务)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数年来,虽然猎豹的月活用户数在不断增长,但是从三费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端倪。

在红利耗尽的后互联网时代,流量获取费用居高不下是各个互联网公司遇到的首要难题,对于猎豹来说更是如此,销售费用的逐年攀升,让猎豹的困难真实的暴露在投资者面前。

整体而言,这是一份表现不够显眼,甚至略微有些不及格的财报,但财报发布后,当天的股价却大涨逾30%。

部分原因就来自董事长傅盛在财报中提到的一句话,“我们二季度的收入超过了我们本季度收入指导的高端。”

猎豹Q1财报对于Q2的业绩展望中提到“2019年第二季度,公司预计总收入在9.2亿元人民币(1.37亿美元)至9.5亿元人民币(1.42亿美元)之间。”

可见,二季度不够理想的业绩,是管理层在Q1时就预料到的结果,虽然最终二季度营收仅超指导上限0.2亿元,但这足够美股的投资者兴奋一会儿了。

除了业绩本身,猎豹这次大手笔的特别派息,也释放了足够强的利好信息。

财报中提到,猎豹将于9月30日以现金形式派发特别股息,每个美国存托凭证(即:ADS)派发0.5美元,或每个普通股派发0.05美元,涉及7200万美元(人民币5.08亿)。

对于猎豹这次的派息手笔,我们可以与近期发布特别派息的中概股公司进行对比:

以每股派息额和公布派息前一日的股价相对比,猎豹移动的股息率达到15%,即使在公布派息大涨后,股息率也仍然居于11%的高位。

对此,傅盛表示,本次特别现金股息的派发印证了猎豹回馈股东的承诺,也彰显了猎豹对公司商业模式、执行能力及公司长期发展的信心。

财报整体状况大致如此,接下来我们具体看看猎豹各项业务的处境。

/ 02 / 工具产品,外患未解,内忧更痛

猎豹的公用事业产品及相关服务,也就是猎豹的底端流量获取入口-工具类应用,作为猎豹的传统核心业务,目前这部分业务的应用主要包括:猎豹清理大师,CM Launcher, Cheetah Keyboard,Photo Grid, SafeWallet等,变现渠道为第三方广告代理和直接广告收入。本季度,工具类应用收入为4.2亿元,营业利润1.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工具类产品仍然为猎豹三项业务中唯一盈利的业务,可以算是现金流的最重要来源。

尽管如此,主营业务的营收持续下降是猎豹不得不面对的重大问题,近几个月猎豹整体营收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便是这项业务的滑铁卢。

对此,虽然肯定有多方原因,但是导火索则是2018年国外媒体的一篇负面报道。

去年年底,新闻网站Buzzfeed称,他们获得了一份来自应用分析公司Kochava的研究报告,显示有8款非常受欢迎的安卓应用利用用户权限卷入广告欺诈案中,可能窃走了数百万美元的广告收益。

这些应用在谷歌应用店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超过20亿次。而这8款应用中有7款来自总部位于北京的猎豹移动。Kochava的报告中指出,这8款软件利用了名为“点击泛滥(click flooding)”和“点击注入(click injection)”的手法,来骗取广告收益。

虽然猎豹完全否认Kochava的指控,但因为有刷量的嫌疑,Google Play下架了一些猎豹知名的工具应用。这给猎豹主营的工具类业务带来很大的困扰。

2019Q1猎豹工具类收入4.98亿元,同比下滑33.1%;

2019Q2猎豹工具类收入4.24亿元,同比下滑44.0%

猎豹在Q1Q2财报中都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受Kochava指控影响,一些广告合作伙伴如Facebook还没有恢复合作所致。

同时公司也已经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独立调查,目前尚未查出有作弊之处,但这些指控影响远比想象中的严重,恢复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不得已的,猎豹今年两期财报中工具类业务的占比都下滑到第二位,切换主营业务已经是进行时。而事实上,抛开外部原因不说,工具类业务本身也并不是一个多么赚钱的业务。

这项业务包括猎豹清理大师、趣输入、猎豹安全大师等多个应用,和搜狗面临的问题一样,这类应用工具属性太重,严重缺乏用户沉淀,对于用户时间和用户留存率的把控基本上没有主动性,只能依赖第三方平台的合作,盈利模式则是第三方广告代理和直接广告收入,属于毛利率较低的广告行业。

而受宏观经济影响,2019年上半年我国广告市场需求疲软,同时,一级市场遇冷使部分互联网行业客户缩减广告投放预算,猎豹工具类产品的收入降低自然不乏外部市场带来的这部分压力。

但即使行业疲软随着经济的循环还可以等待复苏,猎豹工具类产品却有跟重要的致命缺陷-目前智能手机行业的变革。

一方面,安卓系统在不断收缩权限,另一方面,全球智能手机厂商集中度也越来越高,三星、华为、小米与OV等智能手机企业都分别推出自己的移动端工具应用,营造自己可控的流量生态闭环。

手机杀毒行业即将完全消失,系统工具行业也萎靡不振,未来,如果猎豹无法在工具应用之外寻找到可以让用户停留时间更长的新业务,怕是要面临行业天花板降低的巨大危险。

/ 03 / 互联网娱乐,剥离亏损将迎来新开始。

猎豹的互联网娱乐业务包括手机游戏和Liveme直播业务,整个业务本季度亏损6840万元,去年同期亏损9860万元人民币。

这项业务虽仍未盈利,但亏损持续缩窄,对此,财报中解释为 LiveMe 的运营杠杆增加、成本和费用管理更加严格,以及公司旗舰游戏的营业利润提高等。

具体看移动娱乐中的两项业务,其中手机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8.5%,达到2.9亿元人民币,甚至高于Q1本身41.7%的高增长,算是财报中比较亮眼的一个部分。

这一增长主要是来自砖块球2018年7月中旬持续上升的强劲表现,以及今年早期推出的几个新休闲游戏。

公司也在持续地推出旗舰产品,包括钢琴瓷砖2,滚动天空,和舞蹈线等,虽然财报中对这部分业务表现称赞有加,但客观而言,手机游戏方面爆款替代的速度并不够快。

对此猎豹移动在Q2电话会议中提到,游戏类业务引入了一些新的投放方式,这种新的方式是可以被复制的,这一点放大了投资者们对于猎豹游戏业务未来增长的预期,如果这种新的方式能够逐步落地,游戏业务未来的表现的确有望更加亮眼。

此外,海外市场移动休闲游戏的用户规模持续增长。据第三方数据,2019年6月全球移动休闲游戏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00%,主要由发达国家和包括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用户增长驱动。

而猎豹的游戏业务海外占比一直很高,本季度占比高达60.58%,无疑享受着巨大的行业红利。

整体而言,手机休闲游戏算是表现最好的一个业务,对此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猎豹的发言人也将其定义为公司收入的新晋增长引擎。

而互联网娱乐业务另一个项目的发展就不那么尽如人意了。在直播方面(LiveMe),同比收入有7.5%的增长 (上季度为17%),收入在2.9亿元人民币(4210万美元)。

live.me猎豹做了近4年,目前的收入可以说已经停滞,利润却还是在亏损。根据财报,本季度的这区区个位数的增长是来自用户平均收入的提升。

对于LiveMe来说一定是在抢占市场份额无望的情况下,才会选择提高单个用户的收入来扩大营收,的确,直播、短视频等行业已经处于红海厮杀的时刻,而LiveMe可以说各方面优势都不大,今后的发展非常有限。

对此,猎豹做出了不并表的选择,财报中提到,由于LiveMe在直播和短视频领域面临的竞争过于激烈,董事会已经批准更改股权激励计划和发行LiveMe新股份,将于9月30日生效。

变更后,猎豹将不再拥有LiveMe的多数投票权,因此从2019年四季度起,LiveMe 的业绩也就不再并入猎豹的财报里面。

LiveMe剥离后,后续单独融资发展的可能性比较大,这对于猎豹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整体互联网娱乐业务中,直播业务持续亏损,而游戏业务本身是赚钱的,不在并表后,不出意外,四季度财报的互联网娱乐业务将转亏为盈。

除了预期的财报会看起来更好看,相信四季度后对于游戏业务猎豹也会披露更多的内容,业务线将逐步清晰起来,也许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 04 / AI前路漫漫

AI和其他收入同比增长236.2%,达到4.860万元人民币,财报中提到,这部分增长主要受公司基于AI的口译设备猎豹翻译公司的销售推动。

同比增长236%看似很高,但去年同期不足1500万元的小基数是很大的原因,此外,今年Q1时,这部分业务的增长率就已经将近300%,从增长率来看,其实本季度还是有所下滑的。

产品方面,虽然猎豹发布的不在少数,服务机器人豹小秘、零售机器人豹小贩、豹豹龙家教机器人等等,但目前落地实现量产的AI产品可以说仅有翻译笔-小豹AI翻译棒,

而事实上,翻译笔类产品技术含量并不高,说是赔本赚吆喝也不为过,做的人也不在少数,随着机器翻译的慢慢成熟,后期不排除被撤掉的可能性。

猎豹几年时间收入才不过几千万,可以说表现平平。

AI的确是现在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想抓住的一项业务,后互联网时代到来,不比百度腾讯这些站稳了脚跟的大厂,诸如猎豹、搜狗一类公司对于渐近的红海厮杀自是十分忌惮,而此刻扑面而来的AI浪潮,被它们当做了脱离苦海的救生船。

但即使研发占比再高,公司的体量摆在那里,自是无法与大厂相较。想要借AI转型,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再从行业本身出发,即使我们看到企业一次次公布其AI产品看似亮眼的销量,也不过是短期的成果,AI发展到后期,褪去了概念的衣服,终会落到消费品的本质上,而对于消费品而言,无论是渠道还是品牌都不占优势的猎豹,想要借AI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纵观猎豹19年Q2的整体财报,工具类产品虽能盈利,但面临增长天花板,毛利率低等致命缺陷;AI业务想要盈利,则是难上加难。

未来看点较大应该是互联网娱乐业务,手机游戏方面,多项游戏登榜也算是佳音不断了,配合着也许未来能复制的推广模式,未来可期。而到了四季度,剔除掉亏损的直播业务后,猎豹的未来应该会更加明朗。

【版权声明】智门财经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标注”智门财经“的稿件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署名。转载或摘录的第三方内容,本网站均注明原媒体名称及作者。
【重要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网站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