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私募“倒下”,但创投行业“危中蕴机”

马云和史玉柱同时退出私募基金中泽嘉盟的消息,引发市场对中泽嘉盟的强烈关注。相比云锋基金、深创投、红杉资本等明星基金广撒网深挖墙似的大手笔操作,中泽嘉盟更专注于投资相对较小但收益却相对较高的TMT行业。

  马云和史玉柱同时退出私募基金中泽嘉盟的消息,引发市场对中泽嘉盟的强烈关注。相比云锋基金、深创投、红杉资本等明星基金广撒网深挖墙似的大手笔操作,中泽嘉盟更专注于投资相对较小但收益却相对较高的TMT行业。曾同时聘请马云、史玉柱担任独董,中泽嘉盟私募基金看似来头不小,但如今这些都已成为往事。

  豪赌VC投资

  中泽嘉盟私募基金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金1亿元,专注TMT行业,主要投资阶段为天使轮、A轮和B轮。在成立初期,公司联合创始人包括吴鹰、俞敏洪、江南春、桂松蕾和丁健等知名明星企业家。但后来吴鹰却通过增资获得控制权,而俞敏洪和江南春则退出股东行列。

  天眼查信息显示,自成立以来,中泽嘉盟公开投资事件主要有24起,包括全通教育、润建通信、立昂技术等。

  从投资行业来看,中泽嘉盟在投资初期主要集中在通讯领域,这或与基金高级管理人的专业背景有关。

  天眼查信息显示,2008年至2012年间,中泽嘉盟投资了百林通信、移通讯联、全通教育、博升优势、UMANTO HOME、润建通信、立昂技术和比科斯8个案例,除UMANTO HOME为高端家纺垂直电商、全通教育为教育行业外,其他均与通信有关。

  在基金高管中,包括乐振武、武雯弘、柳潘和吴鹰在内的4名高管均有UT斯达康的工作背景,而UT斯达康的主营业务,主要涉及电信运营。

  2014年,中泽嘉盟的投资风格发生改变,基金主要投向互联网金融科技。天眼查信息显示,2014年至2018年,中泽嘉盟投资了漫道科技、茂业通信、中诚信征信、银承库、牛犇犇金融、金刚游戏、海信意成、匡恩网络、菠萝BOLO、MDC通讯、麦萌漫画、车车车险、国能电池和比特微。

  在投资界,VC投资因不确定性强、投资风险大、投资收益大等特点,与豪赌有着诸多相似之处。而敢于在VC阶段押注,中泽嘉盟以小博大意图明显。

  高风险高收益或为中泽嘉盟基金进行豪赌的“动力”。以全通教育为例。2011年3月,中泽嘉盟投资2000万元,入股全通教育。而据2016年2月5日全通教育公告,中泽嘉盟所获5499945股公司股票,已以72.24元/股的均价全部减持。本次减持,中泽嘉盟获得收益39731.6万元。对比2000万元的投资成本,本次投资总计获利18.87倍,年均收益逾3倍。

  通过低成本入股,高价抛出的VC投资,全通教育并非特例。公开信息显示,通过与全通教育类似的操作手法,中泽嘉盟已实现了东方明珠、共进股份、立昂技术等多个案例的退出。另外,还通过并购的形式实现了漫道科技和长实通信等案例的退出。

  不难看出,在投资方面,中泽嘉盟更偏好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而事实上,在公开的24起投资案例中,投资阶段为天使轮、A轮和B轮的投资次数为15次,占比高达62.5%。

  但中泽嘉盟也有失手的时候。曾在2010年耗资1500万元战略投资百林通信,但至今仍未有IPO的消息。而从参与战略投资,到目前已经过去近10年时间,基金被套明显。

  2015年8月,中泽嘉盟曾参与牛犇犇金融天使轮融资,但目前已经确认被“踩雷”。再如,中泽嘉盟曾在2010年参与移通讯联种子轮融资,但至今杳无音讯。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泽嘉盟在金融方面的行业合伙人为蔡凯龙。公开信息显示,蔡凯龙创办了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并任首任执行秘书长、后任P2P平台翼龙贷副总裁和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如今,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已经被民政部列为非法社会组织,合伙人包括易宝支付唐彬、好贷网创始人李明顺、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等人,蔡凯龙在翼龙贷和火币集团的职位都已卸任。

  杭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同方联合”)是中泽嘉盟基金投资的第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运营互金平台“牛犇犇”,中泽嘉盟管理的基金宁波中泽嘉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同方联合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75%。

  牛犇犇董事朱晟卿目前因涉黑涉恶被江苏省公安厅公开通缉,牛犇犇官网在2018年即停止运营,目前其官网网址页面已显示为外部网站。

  朱晟卿是同方联合控股集团朱志平之子,牛犇犇为同牛科技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4.34%。同牛科技隶属于浙江同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1059万元,是针对B端商户的小额消费金融技术服务商,同时以B2B2C的方式获取C端流量及数据支持。

  根据去年年底的报道,同牛科技杭州总部和北京分部负责人接连被“带走调查”,大股东同方联合控股集团的相关从业人员也被“带走了”。至于同牛科技失联的原因,知情人士称,与其关联的现金贷产品暴力催收有关。

  嗜赌性格能否助吴鹰翻盘?

  据传,吴鹰与马云相交甚笃。在创业初期,吴鹰曾获得软银孙正义的3000万美金融资。利用这笔融资,吴鹰顺利将UT斯达康送入纳斯达克。后来,吴鹰又将软银介绍给马云,使阿里巴巴顺利获得孙正义的2000万美元融资。吴鹰与马云的交集,因此加深。此后,二人也有多次同进同退,如在华谊兄弟,两人均为独董。

  2008年,中泽嘉盟基金成立,吴鹰拉来马云,让其位居独董之列。

  吴鹰曾为UT斯达康的联合创始人,有“小灵通之父”之称。公开信息显示,吴鹰1985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留美攻读无线电子专业硕士学位后加入贝尔实验室,后创立Starcom,合并后成立UT斯达康。2007年7月,创立和利资本。2008年10月,联合创立中泽嘉盟投资有限公司。

  据公开报道,吴鹰曾进行多次押注。

  1985年,在北工大享受不错待遇的吴鹰进行了第一次押注。彼时,仅靠随身所带30美元和一个行李箱,吴鹰只身来到美国新泽西州理工学院攻读硕士学位。

  1991年,吴鹰从贝尔实验室辞职后,创办Starcom公司,进行人生的第二次押注。结果显示,他在这两次豪赌中,均完美赢出。

  很快,吴鹰又进行了人生的第三次押注,这次主要将UT斯达康公司产品押注在小灵通上,但仅获得喜忧参半的结局。此后,他又将宝押在3G网络技术开发上,不过这次却以失败收场。

  吴鹰被外界注意,是因为曾经充当马云和马化腾“和事佬”走红的一张照片。

  据报道,马云和马化腾在某次聚会上不期而遇、相邻而坐,但不知何事二人脸上均现不悦之色。而在此时,吴鹰却不失时机地出场,轻抚两人进行安慰,长辈劝解小辈之情跃然纸上。

  此外,吴鹰另一“为人称道”之作,是促成BAT三巨头——李彦宏、马云和马化腾同台同框留影。据说,能促成三巨头同框合影的,在IT界无人能出吴鹰其右。曾经,吴鹰在科技领域的地位之高,可见一斑。

  随着中泽嘉盟光芒的逐渐散去,吴鹰理论上也会被资本市场逐渐遗忘。但其嗜赌的性格能否为其翻盘扭转局面,现在还很难说。

  创投行业“危中蕴机”

  2019年创业投资领域将有深刻变化,过去几年由追风口、用补贴抢地盘所形成的泡沫会被清算,创业者和投资人都会更加注重顾客价值的创造、实质效率的提升、社会成本与企业成本的统一。

  谈及泡沫的清算,共享单车平台ofo的危机,成为2018年末最引人关注的投资界公众事件。这个由北大学生戴威等人发起的明星创业项目,在成立之初便备受资本宠爱。2016 年,在大量资本的急速推动下,尚未进入城市市场的ofo,在短短几个月里,就完成了数轮融资。

  然而如今的ofo与三年前有着天壤之别。ofo遭遇比较严重的退押金风波。从炙手可热到身陷困顿,这家公司的未来发展仍有待观察。

  2017年是共享单车最辉煌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在资本的“纵容”下,共享单车企业开始了有恃无恐的“烧钱”铺量。两大共享单车平台ofo和摩拜单车为争夺市场份额,打起了旷日持久的补贴大战。一轮轮的巨额补贴与巨量单车投放,使融资所得资金快速见底,也为后续的资金链危机埋下巨大隐患。

  除共享单车外,在资本的加持下蒙眼狂奔的还有P2P行业。2013年前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崛起,P2P公司成为热门的投资对象。然而短暂的“春天”过后,P2P平台偿付能力问题浮出水面。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平台合规问题成为P2P行业的另一大痛点,P2P行业开始频频爆雷。截至2018年12月31日,我国P2P网贷平台数量累计达6591家,其中问题平台4982家,在运营平台1609家。

  经过2018年行业的冷静和洗牌,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趋于理性,估值逐渐回归合理。2019年创投行业机会与挑战并存。2019年下半年将迎来较好的投资布局时机。挑战在于,融资难的问题将继续持续一段时间,融资环境的改善很可能需要2到3年时间。

  长期而言,创投界人士还是看多中国市场,并充满信心。

  文 | 融资中国

【版权声明】智门财经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标注”智门财经“的稿件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署名。转载或摘录的第三方内容,本网站均注明原媒体名称及作者。
【重要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网站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下一篇

近期,埃森哲发布了《2019年网络医疗客户调查》。报告显示,美国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消费者出于对医疗保健现状的不满,正在增加对零售诊所、虚拟和数字服务等医疗保健新业态的使用,这极大推动了美国互联网医疗的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