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如何向生物学习?向人学习?

长城修建在年降水量400毫米的等雨线上,此线自黑河至腾冲,主题线段与长城重叠,东西两边的文明样态、社会、人口等都有很大不同。看起来很神秘,为什么?

36236750500.jpg

  文/王小川 搜狗公司CEO

  对客户要尊重和包容

  长城修建在年降水量400毫米的等雨线上,此线自黑河至腾冲,主题线段与长城重叠,东西两边的文明样态、社会、人口等都有很大不同。看起来很神秘,为什么?

  因为400毫米等雨线的西北方降水量低于400毫米,所以发展出游牧民族;东南方的降水高于400毫米,灌溉充足,发展出农耕文明。游牧民族和农耕文明产生冲突,于是有了长城。

  由此你会发现,人类的历史跟背后的自然是紧密相关的,甚至有纪录片说,“历史是由山川决定的”。

  我们再看一个“神秘事件”:福特汽车公司接到投诉电话。有人打电话来说,我买的汽车对香草冰激凌过敏。因为我每次到超市买香草冰激凌,回来时,车就打不燃火,但是我买芒果和巧克力冰激凌就没问题。

  客服中心认为这是捣乱的,没有理会。直到接到第五次投诉,福特才开始重视。有一个技术工程师自告奋勇,说我陪你开车去买冰激凌。结果发现,事实果然如之前所说的那样。

  为什么?验证了好几次之后,终于解答了神秘事件:这辆车的确有故障,系统一旦熄火,散热不好,需要5分钟之后才能打燃,芒果味或者巧克力味冰淇淋的销售很好,排队超过5分钟,所以没有问题。但香草冰激凌的销售不好,排队的人很少,3分钟就可以买到,这个时间不足以让系统散热,所以打不燃。

  这个案例对我最大的启示就是,尊重用户需求,不要妄下结论,对于神秘事件要有更多的包容和接受,也许一不小心就挖出更大的规律,找到新的破题方案。

  动态系统中,初始条件下的微小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连锁反应

  2000年,我在清华计算机系读研究生。这种超级计算机有两个很重要的用途:预测天气预报以及做核弹爆炸模拟。

  天气预报核心做两件事:各种卫星采集整体大气的数据,然后循环迭代,模拟大气往下会怎么运动。这背后是极大的计算量,每次迭代都会出现小误差,时间长了会出现很大的误差。

  我们都知道蝴蝶效应,一个动态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这是一种混沌的现象。如果初始条件有一点偏差,结果也完全没办法预测。所以,如果是几周的天气预报,就无法准确预测。

  天气预报只是模拟短期的大气运动,已经用上了非常先进的设备和强大的计算,巨大的复杂性,人类已经无法操控。如果这个模拟是在细胞里呢?

  我参与过的一个项目就是基因拼接和测序。我不是研究生物本身的问题,而是好奇一件事情:DNA到底是什么?它怎么通过化学方程变成人?

  基因的意义最后表达成蛋白质,蛋白质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构建身体的组成部分,一个是有机催化剂,催化效率比无机物高上万倍。人是靠基因不断地表达蛋白,然后在体内做出无穷无尽,每一秒钟都是上亿次的化学反应,最后引起身体的变化,新陈代谢。

  每一个蛋白合成都非常复杂,比天气预报复杂得多。所以,我用了一个词——生命的奇迹。我们看到了一个现象:受精卵里的一段代码,后来在极其复杂的环境中有清晰的表达,它变成了宝贝,确定男女,10月怀胎长大,度过青春期。这个过程很清晰,没有不可预测。

  我们观测到的一个现象是:DNA变成人之前,有极其清晰的控制能力。控制能力可以对复杂性有良好的操控,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科学是跟不上的。以我们现在数学物理分子的理解,我们没有办法计算和理解一个清晰的状态怎么控制另一个状态。

  生物和公司有底层共性

  如果一个生命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定义?圣塔菲学院给了一个定义:性状相对稳定,能够自我复制。

  复制是生命中很本质的事情,老鼠生老鼠,你得复制出有一定规则描述它的系统。性状稳定是另一条法则,有对抗的能力,可以保持原样。

  一个公司和国家也是像生命一样存在。理解生命之后,会发现他们最底层的共性。

  性状相对稳定翻译成更俗的一个词叫“存在性”,可以自我复制变成更多的存在。生命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让自己存在下去。所以,如果你从生命的视角来观测世界万物,看看生命之间到底有什么共性,能够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或者世界的运行。

  公司和人都有的属性,就是存在下去的属性,生存的欲望,所以都有新陈代谢,都有肥胖、衰老、繁殖的问题,孵化子公司、变异和进化的问题。

  作为生命,人和公司谁更强大?人会强很多。人活了几千万年,一直在传承,但是百年老店的公司没有几个。

  人要适应环境的变化,要面对死亡,在竞争中有损耗,参与竞争越多,人的寿命会越短。总之,人不能长生不老,企业更难基业常青。

  那么,公司如何向生物学习?向人学习?我列了粗浅的方向:

  1. 适度竞争。比如,公司不要太参与到白热化的竞争里去。竞争太激烈,会让我们改变自己的基因,去做一些没有那么善良,或者说没有那么针对未来的事情。而且,竞争多了不一定是好事。

  举个例子,滴滴和快的,竞争到后来开始烧钱,谁都停不下来。这件事情听着好像特别有道理,为了企业可以活下去,但对一个企业的长久生命力是有蛮大伤害的。因为通过烧钱,去拓展市场的时候,并不是通过塑造你的内力,去提高真正的服务品质。

  2. 开放性。企业需要向人学习开放性,或者说向生命学习开放性。公司大了,我就会很头大。我们公司的员工,喜欢在公司内部做事情,每天跟领导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但我更希望他们走出去,可以跟外部客户、投资人接触,可以跟其他公司多做交流。

  因为生命的本质,在系统里需要跟外界不断进行物质能量交换。如果公司两千多人,就我一个人在外面交流,对内部的伤害会特别大。两千多人的企业,会变成耗散结构,最后会进入慢慢死亡的状态。

  3. 控制员工数量。要学会控制项目,控制人头,避免组织肥胖。某种意义上,“减肥”在大公司里比怎么招人更痛苦。

  4. 去流程化。我们公司以前一个部门的业务上线就挂了,我问怎么回事?他们会说,我们有设置流程,然后定期汇报。

  我特别不喜欢靠流程来解决问题。因为用流程解决,好像是带来了保障,但责任不在人身上,而是在流程里。当环境变了以后,流程的变化能力会比人差很多。所以我更愿意把责任交给人,而不是交给一个所谓的体系。

  有很多企业执念于此,造一个体系,然后可以把人换掉。但问题是,流程一旦稳定之后,改变起来会更难。

  原来微软里一个人的晋升级别有64级,每一个产品经理的晋升,在序列里面都是有流程的。也就是说,微软对一个人的考核非常量化,量化到了一个所谓的可以被执行的方法里。

  这时候,企业的员工向谁汇报?他不向老板汇报,而是向流程汇报。其实,如果是向流程汇报,你最终会发现,无意之间,这个企业已经开始走向衰老。因为改变流程会特别难,人会感觉很痛苦。

  5. 向老板汇报比向流程汇报更好。这是靠人做判断,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实在太快了。但总的来说,向市场汇报又比向老板汇报好。这样比较开放,可以在市场上检验做的好不好,而不是依赖于老板的判断。

  所以很多时候,我是给员工打工的。要尽可能地减少“我”的评价,结合市场做更多的评价,打破原有的汇报关系。

  这方面阿里做得很好,每个人都可以在企业中游走,释放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锁死在一个职位里。要让每一个人都流动起来。

  6.减缓晋升和加薪。这句话放出来,员工肯定都觉得很不高兴。但其实,只有当员工的目标有调整时,才是加薪的最好时机。如果员工项目做的好,是给项目奖金,而不是加薪。如果你给他加薪之后,你给予他的目标没有变,而薪水却产生了差别,就需要特别小心。

  总之,员工的目标和回报要尽可能做到对等。因为薪水加了,晋升了,就无法往后退。这对控制衰老至关重要。

  7. 孵化子公司。人终有一死,在进化过程中,生命赋予我们能力,要尽可能在自己衰老的过程中抚育后代,做传承。

  从局部改变企业的状态

  从而改变企业的基因

  DNA、人和社会,这三者之间的影响关系是怎样的呢?上层生命和下层生命,谁在操控谁?

  DNA驱动着人的欲望。大部分的欲望来自底层代码,无法控制。但是人有欲望之后,会表现出对社会的诉求,影响社会。如果任由下层建筑发展无所控制,对上层是有危害的。所以社会开始对人有法律或者道德的约束。

  你会发现,上下两层生命,其实是互相影响的。对个人而言,突然冒出了白头发,大家会很焦虑,因为局部就可以看出系统的状态。

  公司也是如此。你看几个员工的精神状态,就知道整个公司怎样,因为他们是一体的。局部影响整体,看DNA就会发现,如此复杂的人体,中间是极其混沌的过程,但是如果找到中间的一些清晰点,找到了一点点源头,就可以改变它。

  我也在思考,公司有没有这样的方式,原则上改变一点点,最后可以有大的变化。

  我相信复杂的事情背后,一定有一个清晰的点,可以带来全新改变。这里我们需要试图做的事情,就是从局部看到企业的状态,从而改变企业的基因。

  公司的历史仅400年,跟人的历史相比,关于企业长久生存发展,我们其实还没找到一条更好的路。

【版权声明】智门财经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标注”智门财经“的稿件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署名。转载或摘录的第三方内容,本网站均注明原媒体名称及作者。
【重要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网站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下一篇

2010年,马老师(马云)让我负责支付宝。当时,对支付宝最大的诟病是产品不好用,体验不好。如何把用户体验翻译成KPI来解决?